中读

朱伟·80年代

我与八十年代

专栏介绍

"一个失去理想的青年,就象失却彩屏的凤凰——没有生命花,没有青春蕊。"


”1988年春夏之交朱伟承包了一份濒临关门的纪实文学杂志《东方记事》,移师北京,另起炉灶,首创用'栏目'的方式来办杂志,很多栏目主持人身兼数职:组稿、写稿、编辑。顾问是汪曾祺,专栏主持人有李陀、戴晴、苏炜、刘再复、钱钢、史铁生等人,而我负责'读书俱乐部'栏目,自嘲道'多么不重要的角色啊',故而又能轻松旁述。“——陈平原


20世纪80年代是当代中国历史上一个短暂、脆弱却颇具特质、令人心动的年代。而80年代的文学热,则是这个中国二十世纪史上具有特殊意义年代中最有代表性的场景和氛围之一,也是80年代社会思想面貌最好的观察角度之一。“文革”后期就开始写作的文化人中,有的出身造反派,有的是右派,也有苦闷的知青,他们的共同点都是从“文革”走向后“文革”, 骨子里都带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批判情结。加上大量西方当代文学流派与作品在那个时候的引进和影响。现实和思潮成就了现象。八十年代不断诞生的每一个崭新的作家,几乎都是因为某位新引进的外国作家创作方法启发的结果。


刚刚退休的《三联生活周刊》前主编朱伟先生毫无疑问是这段历史最有说服力的当事人之一。朱伟的八十年代,是从到《人民文学》杂志当实习生揭开序幕的。那时候,《人民文学》在东四八条52号,借居在戏剧家协会的楼里,斜对面就是叶圣陶先生的大院。《人民文学》是文革后期,1976年初复刊的,四人帮粉碎后,主编从诗人袁水拍换成了诗人李季。当时,小说组组长副组长分别是许以与涂光群,诗歌散文组组长是周明,评论组组长是阎纲,吴泰昌、刘锡诚都在评论组。朱伟之所以能走上文学编辑路,首先是因为他那时一天可如饥似渴读完一本书的速度。出版社里挤压了大量编辑来不及阅读的书稿,他的责任编辑就让我帮忙处理——读完写一个稿签,描述其内容及好坏。因他读得快,也有点判断力,他的责编认为,“其实你是很好的当编辑的材料”。这成了他个人的80年代记忆的开始,也是他亲历无数名家名作诞生的开始。


朱伟先生说,“某周刊创刊400期,做《我的故乡在八十年代》的专刊,有记者联系要采访我,我谢绝了。八十年代我的经历,恐怕不是一篇采访可以完成的。而今天拿到赠送的这期刊物,倒是激发了我自己回顾的兴趣——不是因为已经到了可怀旧的年龄,而是因为目前我们对过去,无论五、六十年代、还是七、八十年代的回顾,都浮于浅表。没有一种认真反思的态度,很轻浮就可以把一个年代翻过去了。”他说,因此,作为一个亲历者,就有责任把这种反思表达出来。


在这个独家专栏里,朱伟先生客观回忆并叙述了他所亲历的80年代知名出版物的事件时刻,以及王蒙、刘心武、李陀、韩少功、王安忆、陈村、马原等时代中的人物肖像。这是一段个人记忆,也是难得的史料。有兴趣了解80年代文化大潮的朋友一定会大有裨益。

适宜人群

80年代的光荣与梦想,是一个激情流溢、理性回归,又众声喧嚣、暗潮涌动的年代,也是一个启蒙祛魅、复兴崛起的年代。 它和我们曾经的苦难、理想有关,也和我们的今天有关。

订购须知

1、本产品包含《三联生活周刊》“80年代”栏目所有的文章。

2、本产品为虚拟内容服务,一经购买概不退款,请您理解。

最新更新
  • 2018-02-28

    格非:文学的邀约(5)

    格非的叙述,娓娓道来,波澜不惊,极有中国传统经典小说的神韵。可惜读者往往没有潜心去体会其中况味罢了。

  • 2018-02-01

    格非:文学的邀约(4)

    格非迄今为止,大约写了50来个中短篇。其中最被认可的是,2012年发表在《收获》上的中篇小说《隐身衣...

  • 2018-02-01

    格非:文学的邀约(3)

    格非是有意省略答案,要让你根据他提供的叙述,寻找其中的蛛丝马迹,自己做出判断。哪怕不同解读会有不同的...

18.0元

中读送您专享读币

20元

享受课程折扣减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