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热度
数字刊 / 《三联生活周刊》2005年第13期
2005-04-07
马德的过去与后来:成年马加爵
大学毕业时,马德卖掉了自己惟一的旧手表。他的大学同学回忆,这块表大概作价30多元钱,这些钱再加上复旦大学老师们凑的一些钱,马德可以买一张从上海回黑龙江的火车票,并办完行李托运等事宜。当时,上海到哈尔滨的火车硬座票是39.4元,大学生还能享受半票优惠。 20多年后,大学同学问起马德在北京读大学的儿子有没有女朋友,马未加思索:“一般人如何配得上他?”在下属与同僚面前绝少提及自己儿子事情的马德,曾细细向同学说了他儿子的种种过人之处,“你说,能够嫁到我们家,不也跟进了天堂差不多?” 马德的儿时朋友因此感叹,“唉!得瑟!穷孩子得了狗头金(宝贝),就是这样!”
马忠
马德
127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