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热度
数字刊 / 《三联生活周刊》1998年第1期
1998-01-01
当心!孩子
催眠镇静的“舒乐安定”,却成了一些初中生流行的“自救”药。学校竟出现如同派发泡泡糖一样派发“舒乐安定”的情景,武汉市第六医院3年间抢救服药过量的中学生近200例。 吃药是逃遁学习压力和对未来世界的恐惧?—医学界心理学界并没有对此作出肯定答案。但更真实的社会现实是:一个小学生每天在70多道课外数学题的题海中挥手求救;面对21世纪扫马路都要机器人和电脑,一个初中生发出了“我未来能做什么”这种哲人式的玄问。“吃了这种药,别人打,不晓得痛。”吃药学生如是说。 医学界证实:社会广泛存在处于精神病人和健康人之间的“亚临床状态”,而变了形的那些孩子是否也可以与这种状态划等号? 来自学校与家长的共同遏制,能否真的消灭这种流行。还是使这种自我安眠变成潜流? 我们的社会在面对这些孩子的同时,是否也可以反躬自问。我们的社会是否也变了形?
舒乐安定
108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