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热度
数字刊 / 《三联生活周刊》2005年第10期
2005-03-13
​刘招华:技术主义毒枭的末路
刘招华最突出的面貌特征是一道伤疤:横贯在右眉上方。3月10日,在酒店接受记者采访时,福建省公安厅禁毒总队队长傅是杰回想起5天前抓捕刘招华的情景:“动手前,我们严密地侦控分析后,觉得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抓住他时,他脸上的疤痕那么清晰,一看他的相貌,我们马上百分之百肯定就是他!” 在毒品市场上,刘招华的这道伤疤几乎象征性地确立了他的毒枭地位。傅是杰说,当初刘招华从广东普宁跑到宁夏,在安装制毒设备时,从二楼摔下来留下这道伤疤,随后在不到一年时间内,刘招华就生产了数量惊人的冰毒:12.36吨。最高司法科学技术研究所何颂跃博士说,“这样一个数字在毒品市场里所引起的震动是巨大的,它不但冲击毒品本身的价格体系,同时也会对毒品的非法走私贩卖运输体系产生冲击”。在不同势力控制的毒品市场上,刘招华的影响力也因而得以确立。 刘招华的抓捕归案带给人们更多的疑问。一个最基本的疑问是,他何以成为今天的刘招华?公安部禁毒局副局长陈存仪分析说,毒品从上游的生产到下游的交易需要个人能量、需要资金支持、要有销售网络、需要关系资源,还有技术,刘招华很好地利用了这一链环。 在刘招华之前,本刊曾采访并对比过几代毒枭:由罗星汉、坤沙为代表的第一代毒枭,他们有军队有地盘有势力;第二代毒枭谭晓林则不同,他没有第一代毒枭的所有标志,他由商而枭,完成了新生代毒枭的转型。比之他们,刘招华自傲的资本是技术。何颂跃说,“现在的犯罪是由过去的愚昧型犯罪转变为知识型犯罪,甚至是向高尖端知识型犯罪发展”,刘招华提供了这样一个样板。 毒枭做大的空间
技术
海洛因
毒枭
末路
毒品的危害
刘招华
摇头丸
冰毒
主义
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