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热度
数字刊 / 《三联生活周刊》1997年第1期
1997-01-04
关于生命的一些问题
“大概是80年代初,我跟一位中央首长谈话,他问我生物学究竟有多大重要性?我说‘青霉素’也就是3个字,一颗原子弹掉下来,几十万人就死掉了,‘青霉素’一发现,上千万人的生命被拯救了。究竟哪个更重要,这一说不就懂了嘛!” 邹承鲁坐在那里,以一种多少有些挑剔的目光注视着我,那神情和目光,一点也不像70多岁的老人,充满了一种沉静而威严的自信。 采访是在李四光纪念馆一个昏暗的大展厅的沙发上进行的。当他一开始缓缓向我走来,冷静而默默地打量我之后,我就再没有彻底放松过。“我希望你能捡些主要的问题,因为我的时间非常有限。”他说。整个采访过程让我觉得他将马上起身去接受另一个采访,而时刻在等待我的告辞。
生物技术
邹承鲁
79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