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热度
数字刊 / 《三联生活周刊》2005年第12期
2005-04-02
​初旺村的海洋荒漠
190多条船密密麻麻停泊在海边港口,从去年11月底到现在,整整4个月了,还要停多久,没有人知道。停泊的原因是——近海无鱼可捕,出海不但没有收入,反而会亏损。这是烟台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大季家街道办事处初旺村海边的一大景观。这个村上世纪相当长时间内,一直是山东省四大捕鱼先进村之一。 初旺村现存资历最老的渔民——80岁的刘崇德这样描述(渔业)资源:1963年,两条60马力的小帆船一拖网可以捕到6000公斤对虾。1984年,渤海湾鱼汛时,夜晚海边密密麻麻的船只,灯火通明,像城市的夜晚,“捕鱼进入疯狂状态”。“现在,大船细网也只能捕贝壳、海螺了。捕鱼,靠运气吧!”近海再无鱼可捕。这是中国海洋渔业资源的现实状况。 中日、中韩双边渔业协定的签署,使中国海洋捕捞渔船的作业渔场明显缩小。中国渔船频繁海外被扣事件背后,更隐藏着中国海洋资源严重匮乏的困境。 鱼没了,渔场小了。靠鱼带动的多种产业——造船厂、网厂、渔业加工厂、冷藏厂等一系列产业全都一蹶不振。渔民砸掉祖祖辈辈赖以为生的渔船,开始了艰难的转型。远洋捕捞也开始成为政府大力支持的一个产业,然而高昂的投入让它注定只能是少数人的“游戏”。
荒漠
对虾
海洋污染
初旺村
烟台银行
捕鱼
海洋
渔船
远洋捕捞
三农
渔民
渔业
畜牧业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