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热度
数字刊 / 《三联生活周刊》2001年第50期
2001-12-13
冰毒网
接到记者的采访电话,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一位工作人员说她对“申玉斗”这个名字还有印象。她解释说:“主要是因为‘申’姓很少见,所以多看了他的案子几眼。不过,当时并不知道他是韩国人。”毕竟是三年前的案件了,让这位当时还“多看了几眼”的工作人员回忆有关申玉斗的情况,她无论如何记不太清楚。 就是这个差不多已经被遗忘了的韩国毒贩,今年11月甚至掀起中韩两国“外交风波”。 申玉斗的被处决,引发韩国媒体“中国处决韩裔毒贩事先未知会韩国”的报道;结果韩方经调查发现,中国方面曾提前在1999年1月向韩驻华大使馆传真了有关文件。韩国外长韩升洙面对这一现实,曾向公众道歉说:“作为外交部的首脑,除了对不起外,我无话可说。” 随后,韩国政府宣布:免去驻华大使馆总领事辛亨根、领事金炳权、驻沈阳领事办公室所长张锡哲、领事李喜准的职务并召回国。韩国《朝鲜日报》的报道解释说,召回外交官与经过惩戒委员会表决程序的减薪、停职查办等重罚有所不同,实际上其严厉程度甚至超过上述重罚。 12月7日下午,北京大雪,严重塞车。韩国驻中国大使馆参赞(法律)白荣基超过约定时间,等了迟到的记者整整两个小时后,在自己的办公室接受了采访。白荣基希望跟记者谈的不是“外交问题”,而是毒品问题。 “在韩国,吸毒即犯罪。”白荣基翻着那超过15厘米厚的韩国《大法典》逐条向记者解释韩国对制贩毒的处罚条款,“韩国对毒贩最高刑罚也有死刑。不过,至今还没有一例死刑,所以申玉斗因制毒而被处以死刑引发了韩国媒体的强烈关注。” 从历史角度看,曾在日本留学,并以冰毒为主要研究选题,现在最高人民法院司法科学研究所工作的何颂跃说:“韩国的冰毒问题,始于日本的第二次毒品滥用高峰期。”这是在70年代末期。白荣基解释说“当时是日本的暴力团派人到韩国寻找二战期间与他们一同制造毒品(二战时称抗疲劳素)的韩国人,并动员他们重操旧业。”这些主要为了销往日本的毒品,结果也在韩国蔓延。 白荣基介绍说:“韩国因此加大了打击力度,于1989年在韩国大检察厅(相当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成立了毒品科。”结果冰毒制造再次转移至我国台湾地区,随后又转移到我国大陆与菲律宾。但是,无论日本,还是韩国,冰毒的吸食并未因自己国内制造者的减少而消失,反而形成新的浪潮。同时,冰毒在亚洲因其制造业的转移,以及制造业而造成的蔓延形成了真正的网络。韩国面对又一次滥用高峰,白荣基说:“今年4月,韩国大检察厅成立毒品部,部长相当‘副部级’,比你们中国禁毒局局长的级别还高。借此来加大打击力度。” 何颂跃说他是最早预言冰毒会成为“21世纪毒品”的专家之一,而冰毒的洲际网络已渐次形成,预言正开始变成可怕的现实。
海洛因
毒品的危害
菲律宾禁毒
麻黄
冰毒
171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