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热度
数字刊 / 《三联生活周刊》2001年第35期
2001-09-01
上海交大的灰色论坛
马妍是北京市五十中高三(二)班的学生,2001年6月,她父亲参加了清华大学的招生咨询会。2001年的高考,她在第一志愿里填写了清华。7月,她得知自己的高考成绩620分(理),超过清华预测的“希望平稳区”。8月,她的希望完全破灭,尽管她只差一分便可以考上清华。 马妍的母亲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清华太坑人了,我们闺女让清华坑惨了!” “根据孩子实际的学习成绩,我们本来是想让闺女报考中国科技大学的,这样踏踏实实、稳稳妥妥该有多好。但6月12日清华的那个招生咨询会,说参考去年、前年取个中,590分就有可能进清华,610分以上是希望平稳区。我们孩子他爸回来之后,算了孩子的成绩,一下就坚定了报考清华的志愿,谁想到清华没有兑现事先承诺,而且有误导嫌疑。 “现在马妍的情绪很低落,她是一个很要强、刻苦的孩子,从一上高中开始便将报考清华当作自己的奋斗目标。她用英语将‘清华在等我’贴在了写字台上,每天都拿考清华来激励自己,从高一平常、高二中游一直拼到高三前茅,成绩稳定在学校前二三名。谁让清华现在成了一座宝塔呢,孩子觉得,能考上清华,才是理想。现在那张贴纸都贴黄了,我们还保留着,心里难受啊。” 马妍的父亲马龙生说:“今年考清华的落榜率远远高于往年,1200多人报名啊,才录取了300多,坑了多少学生和家长啊。光北工大接收的清华为第一志愿的600分以上的考生有200多人,唉!我打电话给清华,他们(清华)表示善意的理解,但解决办法没有,走读、花钱买分都不行。” 8月1日上午,数百名北京考生家长聚集在清华大学,与清华大学教务处、招生办以及信访、党办等部门负责人进行对话,希望校方妥善处理高分考生“落榜”清华问题。但清华也没有办法,他们确实没想到今年的普遍考分会那么高,清华成了一种象征,全国各地的高精尖孩子们都把目标对准了清华,清华也实在承受不了这样的压力。 10年前,北京101中学的一个女生也没能考上清华,她最后上的是北京工业大学的材料物理系。她的父亲是清华大学教授,但他不可能帮助分数较低的女儿进清华。几年之后,教授在国外的学术杂志上发表文章,署名中添上了自己女儿的名字。这篇论文随即便成了女儿申请美国西北大学研究生的材料之一,清华大学的另外两名教授写了推荐信。如今,这个“清华的女儿”已经从西北大学毕业,在一家世界闻名的医药公司工作。 在中国,一所好大学可能决定了一个孩子的一辈子命运,所以每年高考,都会有辛酸或幸福的故事。但今年最具爆炸力的新闻,则是上海交大的一份题为“机动指标讨论材料”的特招生名单被披露。一次意外的网络事故,使上海交通大学不得不面对信誉危机。尽管人们已经熟知了不平等之事四处都是,尽管名单上的考生并非全被交大录取,所录学生也都在分数线之上,但名单却仍因那么清晰地记录了百余名考生背后的六十几位社会的“大人物”的“影响力”——上至市长、部长下至干部病房主任而触动了无数人的神经。换个角度看,人们一直隔靴搔痒的高考招生问题,也终于有了一张清晰的世绘图景。一位北大学子在《给交通大学的公开信》中写道:“我们每个经历过高考的人都清楚,在高考招生阶段,总有那么一些家长千方百计想通过递条子、托人情的方式,为自己的孩子保证一个好专业甚至破格录取。即使是在高考招生已经非常严格,他们的目标很难实现的情况下,他们依然努力地这么做。家长们这么做无可厚非,人是自私的,总想弄点什么特权,对自己的孩子有些好处。但是学校居然能够这么坦然把照顾对象们列成一张表,分门别类,还上报校领导,把这样的一种不正常的,于高考招生规则所不允许的现象制度化了。即使这个学校在具体招生工作中没有恣意妄为的徇私舞弊,即使这个学校录取的学生的分数都达到了分数线,这种行为也是不能容忍的。至少,学校正儿八经地考虑了这些希望被照顾的人,表格中的话充满了对那些‘大人物’的谦卑与恭敬,这就是对其他无权无势的考生的不公平。每个考生都有自己的特殊情况,有的家里父母下岗,有的高考考了3年,为什么不考虑我们,而考虑那些局长司长的侄子,经理校长的女儿?”
大学
高考
上海交通大学
学校推荐
社会考生
689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