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热度
数字刊 / 《三联生活周刊》1997年第20期
1997-10-07
谁在导演“嘉化”改革
6月18日,重庆升格直辖市。然而,对于重庆嘉陵化工厂1206名职工来说,这个令人愉快的日子显得有些沉重。同一天,嘉化职工整体收购了自己赖以生存的工厂,完成一次脱胎换骨的命运抉择。他们自愿放弃曾引以为荣的国企职工身份,成为大大小小的股东,从无产者变成资产者,从干活挣钱的“企业主人”,变成能够主宰企业的真正主人。这一夜,许多职工长夜难眠,他们为这家濒临破产企业的前景忧心忡忡。当自己的命运完全执掌于自己手中时,他们非但没有感到喜悦,相反,他们却感到了一种失落。他们怀着一种死里逃生的侥幸,又揣着几分背水一战的悲壮。 估值1.5亿元的国有企业,区区千名职工何以整吞整咽?在政策的围城里,改制操作者绕来绕去,终于在扑朔迷离中走出一条曲折的通径。他们说,整个改制过程中如履薄冰,战战兢兢。 中型国有企业卖给职工,嘉化首开先例。人们不禁联想,小型国企已敞开出售,中型国企又迈出一步,那么大型国企还有多远?如果国企纷纷卖掉,将对我们的生活构成何种影响,未来将会怎样? 6月18日,中央给重庆人一个机会,嘉化职工又给全国一个奇迹。嘉化改制,中国企业改革的一块活化石。
投资
国家出资企业
股份改制
国有资产管理
高锰酸钾
重庆银行
银行资产
国企
企业资产
破产程序
92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