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热度
数字刊 / 《三联生活周刊》2005年第18期
2005-05-14
泉州偷渡客与他们的冰毒生意
一起跨国制造贩卖冰毒案件将福建石狮一群年轻人送上了被告席。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如果罪名成立,他们中最重的将被判处死刑。他们是这样一群人——生长在全国十强县石狮农村,周围是高速发展的经济带来的繁华物质生活。他们受过初等教育,年龄在30~40岁,却没有一技之长,没有固定职业,出国打工“赚大钱”,由此他们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法律
生意
他们
偷渡客
冰毒
泉州
54
数字刊 / 《三联生活周刊》2005年第10期
2005-03-13
​刘招华:技术主义毒枭的末路
刘招华最突出的面貌特征是一道伤疤:横贯在右眉上方。3月10日,在酒店接受记者采访时,福建省公安厅禁毒总队队长傅是杰回想起5天前抓捕刘招华的情景:“动手前,我们严密地侦控分析后,觉得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抓住他时,他脸上的疤痕那么清晰,一看他的相貌,我们马上百分之百肯定就是他!” 在毒品市场上,刘招华的这道伤疤几乎象征性地确立了他的毒枭地位。傅是杰说,当初刘招华从广东普宁跑到宁夏,在安装制毒设备时,从二楼摔下来留下这道伤疤,随后在不到一年时间内,刘招华就生产了数量惊人的冰毒:12.36吨。最高司法科学技术研究所何颂跃博士说,“这样一个数字在毒品市场里所引起的震动是巨大的,它不但冲击毒品本身的价格体系,同时也会对毒品的非法走私贩卖运输体系产生冲击”。在不同势力控制的毒品市场上,刘招华的影响力也因而得以确立。 刘招华的抓捕归案带给人们更多的疑问。一个最基本的疑问是,他何以成为今天的刘招华?公安部禁毒局副局长陈存仪分析说,毒品从上游的生产到下游的交易需要个人能量、需要资金支持、要有销售网络、需要关系资源,还有技术,刘招华很好地利用了这一链环。 在刘招华之前,本刊曾采访并对比过几代毒枭:由罗星汉、坤沙为代表的第一代毒枭,他们有军队有地盘有势力;第二代毒枭谭晓林则不同,他没有第一代毒枭的所有标志,他由商而枭,完成了新生代毒枭的转型。比之他们,刘招华自傲的资本是技术。何颂跃说,“现在的犯罪是由过去的愚昧型犯罪转变为知识型犯罪,甚至是向高尖端知识型犯罪发展”,刘招华提供了这样一个样板。 毒枭做大的空间
技术
海洛因
毒枭
末路
毒品的危害
刘招华
摇头丸
冰毒
主义
85
数字刊 / 《三联生活周刊》2001年第50期
2001-12-13
冰毒网
接到记者的采访电话,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一位工作人员说她对“申玉斗”这个名字还有印象。她解释说:“主要是因为‘申’姓很少见,所以多看了他的案子几眼。不过,当时并不知道他是韩国人。”毕竟是三年前的案件了,让这位当时还“多看了几眼”的工作人员回忆有关申玉斗的情况,她无论如何记不太清楚。 就是这个差不多已经被遗忘了的韩国毒贩,今年11月甚至掀起中韩两国“外交风波”。 申玉斗的被处决,引发韩国媒体“中国处决韩裔毒贩事先未知会韩国”的报道;结果韩方经调查发现,中国方面曾提前在1999年1月向韩驻华大使馆传真了有关文件。韩国外长韩升洙面对这一现实,曾向公众道歉说:“作为外交部的首脑,除了对不起外,我无话可说。” 随后,韩国政府宣布:免去驻华大使馆总领事辛亨根、领事金炳权、驻沈阳领事办公室所长张锡哲、领事李喜准的职务并召回国。韩国《朝鲜日报》的报道解释说,召回外交官与经过惩戒委员会表决程序的减薪、停职查办等重罚有所不同,实际上其严厉程度甚至超过上述重罚。 12月7日下午,北京大雪,严重塞车。韩国驻中国大使馆参赞(法律)白荣基超过约定时间,等了迟到的记者整整两个小时后,在自己的办公室接受了采访。白荣基希望跟记者谈的不是“外交问题”,而是毒品问题。 “在韩国,吸毒即犯罪。”白荣基翻着那超过15厘米厚的韩国《大法典》逐条向记者解释韩国对制贩毒的处罚条款,“韩国对毒贩最高刑罚也有死刑。不过,至今还没有一例死刑,所以申玉斗因制毒而被处以死刑引发了韩国媒体的强烈关注。” 从历史角度看,曾在日本留学,并以冰毒为主要研究选题,现在最高人民法院司法科学研究所工作的何颂跃说:“韩国的冰毒问题,始于日本的第二次毒品滥用高峰期。”这是在70年代末期。白荣基解释说“当时是日本的暴力团派人到韩国寻找二战期间与他们一同制造毒品(二战时称抗疲劳素)的韩国人,并动员他们重操旧业。”这些主要为了销往日本的毒品,结果也在韩国蔓延。 白荣基介绍说:“韩国因此加大了打击力度,于1989年在韩国大检察厅(相当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成立了毒品科。”结果冰毒制造再次转移至我国台湾地区,随后又转移到我国大陆与菲律宾。但是,无论日本,还是韩国,冰毒的吸食并未因自己国内制造者的减少而消失,反而形成新的浪潮。同时,冰毒在亚洲因其制造业的转移,以及制造业而造成的蔓延形成了真正的网络。韩国面对又一次滥用高峰,白荣基说:“今年4月,韩国大检察厅成立毒品部,部长相当‘副部级’,比你们中国禁毒局局长的级别还高。借此来加大打击力度。” 何颂跃说他是最早预言冰毒会成为“21世纪毒品”的专家之一,而冰毒的洲际网络已渐次形成,预言正开始变成可怕的现实。
海洛因
毒品的危害
菲律宾禁毒
麻黄
冰毒
173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