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热度
数字刊 / 《三联生活周刊》1997年第21期
1997-11-01
三峡:当惊世界殊
11月8日,三峡工程截流长江。“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满东南,故水潦尘埃归焉。”4000万年前的喜马拉雅造山运动,正是以三峡为背脊,造就了一条“奔腾到海不复归”的大江。如今,一场可比鬼斧神工的宏伟奇迹又使历史的目光在这里聚焦;只不过主角换成了“敢教日月换新天”的我们。 从孙中山先生1918年写成《建国方略》始,三峡工程已经论争了70多年。1992年4月3日,拥有2633名代表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以1767票赞成的绝对多数通过决议:三峡工程建比不建好,早建比晚建好。 外国人称三峡工程为“自2000多年前修建长城以来,中国最雄心勃勃的工程”。在这样一个改天换地、气吞山河,凝聚着光荣和梦想,全世界最伟大的工程面前,我们似乎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扬眉吐气。科学的发展塑造了我们的伟力与成就,也培育了我们在自然面前的信心。仍在加速的科技革命无止境,因此我们改造自然、利用自然的能力似乎也是无止境。 迄今为止,人类历史的基础就在于充分开发资源,以维持日渐增长的人口的生存,乃至追求财富和快乐。在这条发展道路上,人类已高歌猛进了许久。然而,自然能否甘当人类创造、演绎其历史的舞台与道具? 面对发展、资源与环境无法选择,这也许是我们永远无法突破的一种宿命。
谢振华
李锐
长江水利委员会
三峡
186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