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热度
数字刊 / 《三联生活周刊》2005年第27期
2005-07-19
​​四川达州“7·8”洪水的真实面孔
达州的洪水不是“淹”,是“冲”。受灾最严重的宣汉县县委书记肖雷这么纠正记者的用词。洪水退去后的7月14日,记者站在黄金镇巴人古街才突然感受到那个用词的可怕——整条街500多间房子被连根拔起,只留有路的模糊轮廓和仅剩的地基。街旁一个沿山坡而建的钢筋水泥房被硬生生撕成两半,只剩下筑在最高处的庭院的门,看上去萧索而悲怆。 “在专业语言里,四川达州的这次洪水,被称作峡谷型河道的山区洪水。这种洪水的特点是来得快速而凶猛,因为地理因素,水根本无从排泄,造成的破坏是可怕的。”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杨大文对记者说。事实上,记者沿河道溯流而上,到处可以看到新建的房子东倒西歪像被击中的保龄球瓶。陪记者采访的宣汉县宣传部张主任说:“这里很多年轻人留下父母和幼儿出去务工,一辈子辛辛苦苦就攒了钱建那些房子,你看这些房子,都还没来得及住进去就被冲垮了。”张主任还告诉记者,事实上很多留守的老人在洪水来临时死活不走,说是如果水能冲到这儿,干脆和房子一起死了。“我们往往只注意大江大河的洪水,实际上在大江河的支流上一些峡谷型山区,由于地理因素,一次洪灾可能摧毁整个地区。”杨大文对记者说。 怎么形容这次洪灾?肖雷对着记者沉默很久还是没能说出一个形容词,他告诉记者,2004年9月的洪水超过了这个地区的历史最高纪录,他当时的形容词是“百年不遇”,“没想到还不到一年,这次的洪水比2004年的还大很多。2004年的水灾下雨量是400多毫米,而这次是590毫米,你说我要怎么形容?” 究竟怎么理解590毫米?杨大文教授用了一个形象的对比,北京一年的降雨量只有600多毫米,也就是说相当于北京一年的雨在48小时内集中在这个狭窄而且排水能力异常差的峡谷型山区里——这就是四川达州“7·8”洪水的真实面孔。
四川
真实
朱平
洪水
面孔
达州
周辉
李明远
146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