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热度
数字刊 / 《三联生活周刊》2006年第20期
2006-06-02
靳炎祖亲历的西部 工委书记之死
“索南达杰离开了,但我还活着,活着的人或许更痛苦。”12年了,每年索南达杰的忌日,靳炎祖都会烧纸祭奠。每次酒后想起索南达杰,都会痛哭一场。这位正值壮年就已退休的原治多县西部工委办公室主任,更愿意和记者聊他现在的生活:“喝茶、下棋。”
靳炎祖
西部工委书记
扎巴多杰
之死
26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