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热度
数字刊 / 《三联生活周刊》2006年第22期
2006-06-14
“奥美定”被叫停之后
“我不想打官司,也不想要什么赔偿,我只想知道,我到底会不会死,我的只有两岁的孩子会不会死,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救救我们?”时间是6月10日下午,中山大学文科楼的一间会议室。眉目娟好的刘澜(化名)说话时候,虽然戴着大得有些夸张的太阳镜和不合时宜的口罩,但还是下意识用手挡住自己的脸。这应该是她一生中面对镜头心情最复杂的时刻之一。一个多月前,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简称药监局)的一份文件,使她的命运,以及30多万人的命运,都发生了转变。
奥美定
艾晓明
叫停
43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