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热度
数字刊 / 《三联生活周刊》2005年第33期
2005-09-02
​苏联红军解放东北
火车旅行的好处之一,是更容易对国土产生富于情感的体会。从北京到哈尔滨的直达列车经过一夜疾驰,清晨才进入黑龙江境内。这里已进入中国最北部的省份,在上个世纪初就被外国人形容为“一块具有伟大自然的地方”,一片“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地”。 在美国驻华公使商务参赞阿诺德的笔下,“实际上整个南满洲是辽阔连绵的煤业⋯⋯在满洲有世界上最好的农业耕地⋯⋯有铁路、森林、黄金、畜牧业的牧场等等”。中部的吉林有美丽的长白山,北部的黑龙江则拥有世界上仅有的两块黑土地之一。从哈尔滨到乌苏里江中俄边界,今天在高速公路上仍然需要超过9小时的旅行。 在边防军人的陪伴下登上虎林县虎头镇乌苏里江边高高的哨塔,对岸的旅程只能由眼睛和想象来继续。江对岸远处有军用望远镜里拉不近的海参崴、双城子,现在是弗拉迪沃斯托克和乌苏里斯克。无论乘坐的快艇在轰鸣声中距对岸潮湿松软的土壤有多么近,但那终究是不可逾越的距离。 谁还会觉得那9个小时太长?一路旅程将穿过松花江、蚂蚁河、牡丹江、穆棱河⋯⋯越过大青山、张广才岭、锅盔山、老爷岭。当这些名字在高速公路的路牌上一闪而过时,不由得庆幸从山海关到乌苏里江、黑龙江,东北的山川河流并没有被改成异国的名字。 长期研究东北日本侵华历史的学者周艾民告诉记者,孙吴、牡丹江本是入侵的日本人建立的城市。当地学者说,如果抗战晚10年结束,牡丹江也许会和黑龙江对岸的海兰泡一样,不再会有一个中国人。 周艾民、陈云来等18年来一直致力于研究东北沦陷史的民间学者群在与国外研究者的共同考察中发现,14年里,仅被日本人在东北折磨残杀致死的中国劳工即超过100万人,远远超过南京大屠杀被害人数字。对于中国来说,关内外各民族的抗日战争从1931年来就没有停止过。当大部分中国人经历了长时间艰苦抗战、付出极大的牺牲接近胜利时,沦陷了14年的东北却戏剧性地在24天内被一支境外的大军所解放。1945年8月9日零时,158万苏联红军突然越过乌苏里江、黑龙江和蒙古大草原,从三路攻入伪满洲国。70多万日本关东军像雪崩一样在24天内溃灭。 60年的时间不算太短。虎头苏联红军烈士纪念碑和珍宝岛也只有100公里距离。记者问过不少东北人,他们都对当年的解放者充满复杂的感情——他们勇敢帮助我们夺回我们曾失去的,也强迫我们放弃本属于我们自己的。苏联红军元帅华西列夫斯基曾说:“参加对日作战也有我们的切身利益。”但是中国从没忘记苏联红军对于中国抗日战争的帮助和牺牲。无论是在哈尔滨、沈阳、长春这样的省会,在牡丹江、绥芬河、东宁这样的中小城市,还是在虎头这样的小镇,各种大小形状的苏联红军纪念碑随处可见。历史的色彩虽然从来也不单纯,但苏联红军为解放中国留下的血都是红的。
东北历史
华西列夫斯基
日军
军事历史
陆军
斯大林
关东军
解放
日本中国
苏联红军
东北
远东
732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