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热度
2017-06-11
傅泾波:追随司徒雷登44年
傅履仁是傅泾波的幼子,在他眼中,父亲对待司徒雷登的方式,体现的正是中国最古典的一种君子风范
历史
中国近代史
傅泾波
父亲
燕京大学
傅履仁
司徒雷登
司徒
西安事变
张学良
周恩来
8512
2017-06-11
魂归中国的司徒雷登
替父亲傅泾波了却心愿的傅履仁平静地说,这不过是一个热爱中国的美国老人,终于完成他人生最后的一个愿望。
傅泾波
燕园
燕京大学
传教士
傅履仁
司徒雷登
1121
数字刊 / 《三联生活周刊》2008年第44期
2008-12-02
魂归中国的司徒雷登
1962年,86岁的司徒雷登在华盛顿走完他人生最后的旅程。而早在7年之前他就留下遗嘱:要把自己的骨灰安葬在燕京大学(即后来的北京大学)妻子的墓地旁。在那篇传诵一时的《别了,司徒雷登》中,司徒雷登因为成了“美国侵略政策彻底失败的象征”,在其逝世后若干年里,他的助手兼挚友傅泾波虽用尽各种努力而无法实现其心愿。2008年,在多方努力下,司徒雷登的骨灰安葬于杭州安贤园。就在外界对安葬做出种种政治解读时,替父亲傅泾波了却心愿的傅履仁却平静地说,其实,这不过是一个热爱中国的美国老人,终于完成他人生最后的一个愿望。
燕京大学
传教士
傅履仁
司徒雷登
677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