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热度
2021-09-29
十一不出门?这八本书陪你度假/《三联生活周刊》好书榜
来看书。
读书
文学
小说
王安忆
文化
三联生活周刊
1010
2021-07-31
暑假都过半了,看本书吧!/《三联生活周刊》好书榜
有书读就是幸福的。
读书
文学
小说
作家
王安忆
三联生活周刊
800
数字刊 / 《三联生活周刊》2021年第31期
2021-07-30
王安忆:胜算不在“传奇”,而在“日常”
文学
小说
不在
王安忆
考工记
匿名
2.0万
数字刊 / 《三联生活周刊》2020年第14期
2021-04-13
王安忆:汪曾祺把文学还给了文学
文学
王安忆
艺术
文化
汪曾祺
2098
数字刊 / 《读书》2018年第11期
2019-04-16
酒友老吕
人无癖不可交,老吕是有癖的人,原来我以为是书和酒,现在才知道更致命的是他的CD。
海顿
王安忆
63
数字刊 / 《读书》2019年第3期
2019-04-12
陷落的与永恒的
伟大的“无情”最终为合理性的“无奈”所替代,这是真正的陷落。长使英雄泪满襟。
文学
小说
历史
春秋战国
王安忆
考工记
战国时期
157
2019-04-01
陷落的与永恒的
文学
小说
王安忆
考工记
614
2017-11-14
王安忆 | 女人,我爱你沉着与娇憨,我爱你蓬勃的性感
女人纵有千般不足,精神里面却有一点“地母”的根芽——负责生育的希腊女神占据高级位置,《蟹女》中人们热衷兴旺繁殖,简·奥斯汀小说中女人永远为怎样嫁出去而发愁。女人一生的苦辛甜酸,均成养料,最终植种出“地母的根芽”。
文学
王安忆
662
数字刊 / 《三联生活周刊》2016年第44期
2016-10-28
王安忆:我们以谁的名义(7)
《长恨歌》是王安忆的第六部长篇。她30岁时写完《69届初中生》,10年里勤勤恳恳,写了6部长篇。写《长恨歌》时,已经从容不迫、炉火纯青了。
文学
王安忆
80年代
144
数字刊 / 《三联生活周刊》2016年第43期
2016-10-22
王安忆:我们以谁的名义(6)
1994年,她在复旦大学开了一堂小说课《小说家的十三堂课》,在文坛成为大家议论的一个话题。用现在的时髦语言,这大概是90年代的知识明星课了。
文学
朱伟
王安忆
80年代
86
数字刊 / 《三联生活周刊》2016年第42期
2016-10-16
王安忆:我们以谁的名义(5)
创作《流水三十章》时,王安忆开始用文字来寻找贝多芬《命运交响曲》的感觉了。
文学
小说
流水三十章
69届初中生
朱伟
王安忆
80年代
167
数字刊 / 《三联生活周刊》2016年第41期
2016-10-10
王安忆:我们以谁的名义(4)
左起:也斯、顾城、谢烨、王安忆、李陀(摄于1987年) 《流水
文学
小说
朱伟
王安忆
80年代
小城之恋
家庭
119
数字刊 / 《三联生活周刊》2016年第40期
2016-10-04
王安忆:我们以谁的名义(3)
2005年王安忆(左)与史铁生(右)、陈村在上海朱家角 王安忆
文学
朱伟
王安忆
80年代
205
数字刊 / 《三联生活周刊》2016年第39期
2016-09-22
王安忆:我们以谁的名义(2)
1982年她发表在《钟山》上的中篇小说《流逝》,就很令人刮目相看。这个中篇写“文革”的角度,在我看,既真实又深刻。主人公欧阳端丽是个住花园洋房的资本家大媳妇,王安忆从她清早出门到菜市场买菜写起,刚被抄家,所有细软全被抄走
文学
小说
朱伟
王安忆
80年代
153
数字刊 / 《三联生活周刊》2016年第38期
2016-09-16
王安忆:我们以谁的名义(1)
王安忆只用雨中橙黄色的灯光一个意境,就娓娓完成了感人的叙述——那个雨夜,坐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自行车后座上,沐浴在一个橙黄色温存的世界里,她就觉得一切戒备都是多余的。这个雨夜,他无须再出现,她走在橙黄色温存的回顾中,就像走在梦里。有了梦,才有了生活的美好。
文学
小说
朱伟
王安忆
80年代
362
数字刊 / 《三联生活周刊》2016年第7期
2016-02-09
王安忆  爱情与生存法则
爱与性的关系被时代强行拆分。爱情已经无关生存,却又高于生存。
文学
生存
上海
王安忆
爱情
法则
王琦瑶
生存法则
634
数字刊 / 《三联生活周刊》2016年第3期
2016-01-15
王安忆:如果“存在”《匿名》
​“我在想,一个事实说出来之后就已经被修改了。它到底是什么,是不是我们说出来的那个样子?如果我们不说,它又是什么样子?在我们的命名背后,一定还有一个更真实的存在。但凡是我们看到的东西,就一定已经变形。”——王安忆
存在
王安忆
如果
匿名
165
数字刊 / 《三联生活周刊》2013年第12期
2013-03-22
王安忆:《众声喧哗》
“我个人比较喜欢边缘的人物,他们不是被格式化的,不作为社会的潮流。你很难把他们归纳到任何一种思潮、生存形态里去,他们就是独自的一个。艺术其实就是做个体。”——王安忆
文学
小说
王安忆
众声
众声喧哗
喧哗
128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