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骊歌
文 · 犀牛文学
那夜,无尽时,踱步、伸腿,抱膝而坐,没有缘由的举动,月色清凉,不见繁星闪烁,平躺在草地上,露水沾湿了屁股,一幕一幕,我与燕飞在一起多年,回忆却时而厚重,时而浅薄,快乐的记不起来,伤心的也记不起来,只记得苦大于乐,悲大于喜。走马灯,光彩流转在眼前闪过,却没有清晰画面,不过是缤纷色斑,像聚焦失败的镜头所拍景象,我是爱中垂死之人,回顾往昔种种,心脏的酸楚与疼痛,禁不住弓起身子,抓住胸口的薄布料,大口呼吸,如残破的风箱,太阳又升起来了,他还没来,我却逃走了。
骊歌
燕飞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