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星星的孩子:爷爷的胡子
文 · 国王山路
我已经记不清童年里有几个暑假了,只是每次回忆起来,好像暑假就是暑假,八岁的和九岁的,五年级和六年级的,留着西瓜太郎头和扎着羊角辫的,似乎都没什么不同。总是感觉年年岁岁都在同一个山林里,听过同一只蝉鸣,抓过同一只蜻蜓,看过同一次日暮,数过同一颗星星。仔细想想,跟现在很多小朋友多姿多彩的暑假相比,既没有学钢琴,也没有名校夏令营,我的那些个平淡乏味的暑假似乎都并不怎么值得回忆。我小时候一到暑假,总是会被我爸妈立马送到乡下的爷爷奶奶那里,一呆就是两个月,虽然现在很多小孩抱怨兴趣班的辛苦,可那时候的我恰恰相反,经常一个人趴在奶奶家门口的梧桐树桠上发呆,一只脚耷拉在外面,想象着同小区的小朋友精彩的暑假生活,羡慕不已。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