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脯店没了
文 · 安大飞
安大飞周日下午,去家旁边的商场买杏干,那里原本有一家爱有梅有,兴冲冲的跑过去,意外的发现撤店了,只能怏怏不乐的回来,很是失落。之后的一两天里,每每会想起这家店给我带来的快乐。前后在她家买了好几年,里面售卖的各种果脯甜品,吃了一溜够。她家的杏脯,梅子,芒果,凤梨等,要比超市里的袋装产品新鲜一大截,味道明显胜出,价格也公道,勾引的我每隔一两个月,就得去采购一回。最喜欢的是她家的杏脯,几种口味当中又以甜酸的最佳,晒的半干的去核果肉一入口,既有蜜饯的干韧,又保留着新鲜果肉的质感,还有浓郁的杏香,甜甜的味道里带着一点点酸,让人欲罢不能,吃个不亦乐乎。除了这个是每次的指定购买品,其他的,我试过各种梅干,橄榄,山楂条,软糖等,唯有芒果干还能勉强和杏脯相媲美,一条条芒果片富有嚼劲,芒果的热带香气伴着不修饰的酸涩,充满了口腔,咀嚼过后,唇舌间久久不散,好吃归好吃,真不能多吃,不然有点倒牙。至于其他的果脯,总觉得有些缺点或不足,橄榄烟火气太大,糖浸杨桃水果本身的味道太小,梨果脯口感不佳,乌梅的人工处理痕迹太重,买来买去,兜兜转转,总是离不开杏干和芒果。和杏干一样,芒果干也有甜酸和甜味的,其实就是糖浸的程度,我还是觉得甜酸好,全部是甜味,则失去了水果本身的特质,吃起来感觉不真实。自然界的水果,加工成蜜饯果脯后,味道多少都会发生改变,我喜欢的这两种算是水果本味保留较多的,而有些蜜饯简直吃不出原物的味道来,比如冬瓜条,无花果干。这样的甜品,与其说是水果做的,不妨说是以水果为载体,人工炮制出的糖蜜制品,类似于橡皮软糖,各种颜色香料一加,诡异形状一拧,看着千奇百怪,其实都是是啫喱胶和糖,这样的食品,实在不值得推荐。如能把水果的味道保留下来,再引入其他味道去调理,是有可能给人全新的感受的。好比许留山的杨枝甘露,芒果底引入椰奶和西柚,再用西米露调整下口感,浓厚的椰香中和了芒果的酸和柚子的苦,不同于她家粒粒芒果爽的淳朴本味,杨枝甘露真的是种富有想象力的甜品,吃起来的感受是耳目一新,吃后也是念念不忘,以至于走在香港街头,见到许留山就想踱进去买一份,其实明明一个小时前才吃过。土耳其软糖,则是混搭水果味的又一个成功例子。本来土耳其水果软糖,比量着中亚人的口味,甜的过分,咱们吃起来有种空口喂白砂糖的感觉,并不能欣赏,但加入坚果特别是开心果后,就脱胎换骨了。一小块软糖抿入口中,水果的甜伴着开心果的香,含不耐烦了轻轻一咬,果仁稀碎,软糯加酥脆,异域风情,犹如身临其境。每一个吃土耳其软糖的人,一定都像我一样,味道的新奇带来小小的惊喜,每一口都是浅笑,若再配上椰枣和水烟... 喂,这不是一千零一夜吗?水果味道的混搭也不是总能成功。西式奶酪里有一种也是混入水果粒的,效果就很平凡,所以不会像蓝纹奶酪或是车达奶酪一样,成为西式早餐的经典款。而最失败的水果fusion,莫过于在济州岛遇到的橘子巧克力,橘子是济州岛名物,所以当地推出了许多橘子特色的食品,曾买了一盒橘子味的巧克力,偷工减料的巧克力,一尝就知可可脂含量不高,人工香料味的橘子香,再加上可疑的橙黑色,让人连第二口的欲望都没有,这样失败的作品为何还能堂而皇之的铺满纪念品商店,着实使人费解。人类不知从何时起学会了用糖保存食物,妄图留下水果的鲜美,供自己随时随地享用,只是费尽气力,能够锁在蜜饯果脯里的水果本味,仍是十不存一,更不要说有些水果也没法做成蜜饯,比如西瓜。今天,感谢科技的进步和全球物流,我们可以四季吃到各种水果,蜜饯也失去了当年的功能,只作为一个口味的小小调剂,为我们偶尔享用一下,可它们浓缩的甜蜜,与其他味道碰撞后的出挑,还是会勾起我的贪欲,小小一粒带来的满足感,却是寻常水果做不到的。行文至此,已是深夜,忽然想起俄罗斯人喝茶的一种方法,就是含一口果酱,再慢慢送入一口热红茶,果酱中和了茶的苦涩,茶又去除了果酱的甜腻,这样喝,一定幸福满满,不由得心向往之,明早我就试试,一定好喝的!
美食
水果
杏干
芒果
果脯
null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