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大路
文 · 谷風
“街上都没有人咩,人都拆起跑了。以前街上多热闹,现在人都看不到,上街买菜的人都冇得,生意也不好做了。”我家隔壁的秋云嫂抱怨道,多年前她在街上开了一家店,卖生活用品、农药化肥,生意一直都不错,近年来顾客少了很多,生意越来越差。我的家乡是在汉江边上汉阳古郡的一个小镇,听母亲说镇上以前很穷,镇上的人收入只有靠种地、种田,想出门打工都没有地方去,碰上天灾,收成不好的时候,日子就愈发艰难。要想富,先修路。这句口号传到镇上,镇里响应口号,开始修路。把我家门前的马路重新修了一遍,路面不再坑坑洼洼,只是重修之后比原来要窄一点。又在离我家距离不远的地方新修了一条公路,直接通往市里的经济技术开发区,开发区新成立不久,是市里招商引资,吸引工厂投资兴建的,那里兴办了不少工厂。在新修的公路两边,又有开放商买土地,搞起了房地产开发,镇上多了些工地。这样一来,镇上的人既可以到附近的工地上打工,也可以去开发区的工厂打工,便逐渐开始有钱起来。有钱之后,便纷纷装修自己的房子,还盖了不少新房,小镇看起来再也不像穷乡僻壤了。以前镇上有私营的公交车,每天从我家门前的马路驶过,几十年来都是如此。父亲总是叮嘱我过马路要小心,看着点,我学会了坐公交车,独自一个人乘车去城区。镇上新修了公路之后,私营的公交车改由公交集团统一运营,售票员也改行了,票价减了一半,等车也不用等上大半天。在我读中学时,刚入学不久,班上就发生一起打架事件,有个同学说另外的同学是乡下人,被称作乡下人的同学和他打了一架。不知那个被称作乡下人的同学是不是来自我的家乡,其实以我家乡的发展水平,乡里人的收入不比城里普通百姓差。后来镇里把通往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公路拓宽了一倍,又新修了不少路。镇上很多村里开始开发,不少人家里都被拆掉,还建了好几套房子。我家在老街旁边,不少村子都拆迁还建到新公路那边去了,街上的人愈来愈少。镇上的人都在讨论哪块地方要拆迁,谁家还建了几套房子。我大舅家在新公路旁边,家里被拆了一半,还建了两套房子。而我的二舅家离新公路也不远,却没有被拆。二舅家的两个儿子中专读完就在开发区工厂里打工。大路上车来车往,渣土车、货车,什么车都有,空气质量差了很多,有法国总理来考察,说是建中法生态新城。同学问我,你们镇上发展得很好嘛。我说,哪里是发展,是变化,政治教科书上说的,发展是本质的变化。只是盖了些房子,建了些工厂,本质上没有变,还谈不上发展。镇上不知什么时候兴起了赌博风,棋牌室随处可见,街头推牌九的也不少。镇上有拆迁户赌博输了钱,把房子卖掉还赌债,离了婚,人不知躲在哪儿。有一天,大舅家来我家借钱,刚开始说他儿子要做生意需要钱,在母亲追问之下,才说出表哥在外面赌博输了钱,要还赌债,开发还建的房子已经卖掉,还差不少钱。母亲最终还是借钱给大舅。大舅六十多岁,和舅妈一起在外面打工替表哥偿还赌债。大舅说被儿子坑惨了,这大把年纪还在外面打工,不能享福。二舅家的两个儿子在汽车配件厂里打工,工厂里活累,男孩子多,女孩子少,难得找老婆。去相亲,女方都要求有房子。二舅家懒得给儿子安排相亲,只等着拆迁,什么时候拆迁,谁也不知道,总听说要拆迁,可最终还是没有开发商来。都说养儿子没有用,养女儿嫁掉就完了,养儿子娶老婆都要新房子,二舅家两个儿子得准备两套房子,还要一大笔彩礼钱,这可愁坏了二舅。我问表弟,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结个屁的婚,不就是花钱买老婆,你又不是拆迁户,没房子怎么结,到拆迁了再说吧。要是他们家一直不拆迁怎么办?看来家乡在变化,真的发展起来了。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