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遗忘的味道
文 · 冬井
别的时间,别的地方,这里可能是一亩不起眼的沙地,而现在,每个人都匆匆来,匆匆去,留下的仅是一次回忆。时光或许把这里虚掩了。同样的一座石桥,风沙把上面的古字磨平,后来的人用工具将沧桑的石头填平,再细细碎碎地刻上“泰平”。同样的一级台阶,光滑的白色石头再一次镀上坑坑洼洼的青黑色,青泥缓缓地缠绕周身。同样的拱形样式,再次被整理,装束,脱去过去的风华,赋予风尘的含义。就是这样一座拱桥被游人踏遍,忘尽浮世桑田,将两岸长廊数尽今生前世。古木亭是新建的,走廊是新建的,连两边的商铺都是新建的。越过石拱桥,叫卖的、拉客的,甚至吹牛的,都阻挡着前进的脚步,当着本地人的面都要吹嘘一番。“农家乐,”他们称其然,而里面卖的全是前所未见的外来品。味道不及儿时。儿时的饭菜承载着祖母的味道。一道白烧鲫鱼,酝酿出了厚厚的汤汁,鲜活的鲫鱼如白河里跃起来。张着嘴正在垂死挣扎的鲫鱼从水盆里撩出来,当场开膛破肚,血逆流成河,抵不住抽动、跳跃的鱼尾,一层层鱼磷刮下,鱼身开始泛白,在滚烫的油锅里煎过后,连鱼眼也成了白色。然后,从祖母粗糙而朴素的双手上,洒下些许葱、姜、盐等等调料,微火慢炖,几分钟出锅后,就是一道鲫鱼汤。祖母做饭总是那样井然有序,她的菜从来都是早晨从菜市场卖菜阿姨的篮子里挑选出来,她的鱼喜欢在厨房里呆一晚,她的葱长在窗外的泥盆里,她的手因为烟火拌上了鱼香。“来一碗,白烧鲫鱼”。我习惯性的吆喝,“客官,我们这里的招牌是白斩鸡。”白斩鸡,我祖母也做过,她烧出来的鸡皮蜡黄蜡黄,泛着油香。“酱油”她说,她看着我吃的时候,把小碗移到我跟前,里面还多了细碎的姜末,“有醋的味道。”我心里想到,将鸡肉在碗里狠狠浸透,就着汤汁一口一块。我祖母是一个风风火火的人,“她走路走得飞快”,祖父向我调侃道,“烧饭一眨眼就烧好了。”他说这话,总是习惯性地向我眨眨眼,暗示我祖母爱操劳的性子。刚说完,就习惯地拉起我祖母的手,“出去溜一圈吧。”我祖父母下了楼,踏过石板路,溜出细细长长的弄堂,走进狭窄的小路,那时候,路边都是叫卖声,只不过是小摊子上的叫卖。那时候,没有音响,没有喇叭,每个人各凭本事,使出浑身法术,让行人好回头在布上的货物中逗留一会儿。我祖父喜欢逗留在每个小摊上,“前面那个”我祖母的指挥欲又犯了,抱着我群魔乱舞的小手,买了大棒子上的糖葫芦。糖葫芦在今天,躺在的商店里的玻璃的柜子上,仍旧是原来的竹签串起来,外面包上了糯米纸。吃起来仍旧是那种甜里带酸的味道,但起了一个好听的品牌名字,长篇大论了一番没听说过的故事,价格翻了一倍。“这种东西以后不要买。”我祖父腻歪到,“坏牙”。“很少吃一次,又不是常吃。”我祖母开启了絮絮叨叨的本领,哄着我祖父,跨过一座有一座此起彼伏的石板,抱着我走到十字路口。十字路口窄而长,几家点心店铺孤零零地立在那儿,旧时破碎的雨篷在西北风下哗哗作响,但圆润的桂花糕已经卖得差不多了。桂花糕得美味之处在于桂花,一整块糕上,桂花铺满表面,香甜香甜的,一口咬下去,全是糯糯的甜味,软软的像咬到了天上的云朵。“桂花糕”我嘴巴已经被糖汁糊得一塌糊涂,短手指着那个方向不肯离去,迷迷茫茫中桂花糕的方向,已是转瞬即逝。只留下到处可见的华联超市,宏伟的超市门是新式的古建筑,灯火通明,油漆透亮,豪华生辉。辗转之后,在后街不起眼的角落,才发现了桂花糕的商铺,失去了色泽的蓝色挂牌竖立在门前,木桌上的桂花糕卖得差不多了。只剩下琳琳几块,平铺在桌面上,整齐透亮,少了些许桂花。家乡的桂花树最为繁多,祖母常常在桥旁桂花树上,摘些桂花,点缀在粥上,香味浓且扑鼻,一碗粥下去,肚子暖烘烘的,什么味儿都香了。而原本种桂花的院子变身成了茶楼,高高矮矮的屋檐衬着昏暗的云色。游人的脚步声踏着高高矮矮的木吱,摩擦着走上楼,看熙熙攘攘的水船摇过,商业味儿更浓了些。
桂花糕
相关推荐
img
| 封面故事
作坊里有一些伙计喜欢逗小孩子玩,手巧的,还会从搡好的粉团里揪一块出来,顺手捏成小动物的样子,里面还塞上当地人喜欢的馅料,可咸可甜,甜的加入桂花糖,咸的则加入雪里蕻、油条、豆腐干、虾皮等。我至今记得得到...
热度 1224
img
| 文化
“桂花巷里寻桂花,柴扉斑驳日映瓦,长天与海共一色,炊烟袅袅是渔家。” 女儿缪琴馨是位活泼渊博的女性,她也回自己的外公家居住,成了花宅“归来”的年轻一辈守护者。“我父亲受了一辈子苦,现在的花宅生活是他最...
热度 1089
img
| 封面故事
( 苏州传统大菜“五件子”的粗放版,硕大的紫砂锅里放了蹄髈、草鸡、麻鸭、鸽蛋和火腿块 )乌青鱼的糟制法 年盘里最重要的当地人叫作乌青鱼,青鱼,脊背黑色的叫乌青。华永根说,旧时候苏州人喜欢在街上提着年盘走,...
热度 2075
评论 1
img
| 封面故事
就这样,原本以糕子、团子、粽子等米制品为主食的苏州饭桌上,又多了一碗面。《宋氏养生部》中记载了当时面的种类,有鸡子面、齑面等12种面条。 柯继承说,苏州人普遍吃面的习惯其实是在辛亥革命以后,“苏州本地人...
热度 5525
评论 2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