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庆云桥南,解放桥北
文 · 公子重耳
毕业的这个暑假显得格外漫长,因此有了许多空闲时间在外面瞎逛。建国路上的回龙窝历史街区建好了,天天晚上去那里散步,好多店铺也都开了,人也越来越多。这里前一段时间建成了一座下沉式的城墙博物馆,特地跑过去看,一路参观过来,不禁感慨万千。想起从小就听大人说,黄河以前流经徐州,经常发大水,城市被一次又一次的毁灭掩埋,新城原封不动的建立在旧城正上方,因此形成了“城上叠城”的现象。在新徐州的土地下,不知道掩埋着多少座同样的旧徐州。回龙窝的东面,是快哉亭公园,那里是有一段老城墙的遗址,年代大概在清代,东边一段是80年代修的仿古城墙,质量不高,现如今开始拆除。清代徐州城墙的地面遗存,大概就只剩快哉亭公园的这一小段了。城墙可以说是一个城市的文化符号,承载了生活其中的居民对城市的记忆。不过对于徐州来说,这个文化符号已经在1928年消失了。当时的政府为了解决教育经费问题,拆毁并变卖城墙,官老爷发财了,依靠城墙生活的老百姓却流离失所,无家可归。解放后,全国各地有城墙的城市基本都把城墙拆毁,只是在徐州发生的更早一些。那段岁月中,还有许多其他古建被破坏,例如奎山塔。前几日特地去奎山附近找寻塔的遗址,据说那里立了两块碑,只可惜那里到处是民房,小路蜿蜒崎岖,找到天黑也没有找到,于是作罢。老徐州的城墙拆毁的早,也就没有南京、西安那样的城墙文化,也不像北京那样让人惋惜那个年代的影响。从小到大甚至对徐州城墙没有一个概念,徐州作为九州之一的古城,怎么会没留下一点城墙的记忆呢?于是我心血来潮在网上寻找城墙的信息。在徐州城建档案网上找到了这张图:这是1926年的老地图,可以清楚的看到徐州城北的黄河河道十分宽,城市周围也是河网密布,宛如江南。老城区周围用城墙标志标出,说明那个时候的徐州城墙还在,东南西北共四个城门,北门武宁门、西门武安门(通汴门)、南门奎光门、东门河清门。根据这张地图可以在现在的徐州市中找出这些城门的位置:南门大概在现在的泛亚大厦附近,也就是回龙窝挖出地下明城墙的地方。建国路上的奎河原来是我去小学必经的地方,由于当时治理水平太差,河道里面的水非常脏,称其为下水道都不为过。后来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在上面盖了一层盖,建了人行步道,种了树。水是看不到了,奎河成了名副其实的下水道了。总感觉有种偷懒的感觉。根据现有城墙位置和老地图,能得到大概的城墙布局:南门是正门,并且正对户部山,一直都是繁华之地,是城市门面。今日这里也是交通繁忙,回龙窝历史街区就在这附近。今日的建国路和彭城路交叉处:西门的位置在市二院的西门那里,博爱街东段。西门本身就是萧杀之地,犯人行刑的地方……然而今天的西门附近完全没有这种感觉,欧洲商城、市二院、移动公司都在这附近,各种热闹。在网上能够找到了一张国外邮票上印的西门老照片,实属珍贵:从老照片可以看到西门外是有一条小石桥,城墙也是比较高大的。北门,争战之门。徐州作为一座被打烂了的城市,历史上数百次战争都与北门有关。北门原址在庆云桥和夹河街附近。夹河街上黄楼公园中高大的牌楼和黄楼、镇河铁牛,虽然都是仿制品,但在一定程度上也代表了徐州的形象,以及黄河——这条带给徐州人民滋养与苦难的母亲河——留给徐州的烙印。如今这里失去了作为战争之门的肃杀和庄严,同样充斥了各色繁华。这里有老菜馆,有KTV,有徐州一中,有金地商都,有许许多多约在这里见面的学生,有许多人的青春。东门过去面对黄河,称为“河清门”,徐州博物馆有城门的石匾遗物。东门原址附近有一条曲折的大同街,街上有个人民舞台,小学时我曾在这里面表演过节目。这附近最值得一说的就是中山堂电影院了,现在已经翻新成了现代影院。曾经的中山堂和淮海堂两家电影院可谓霸占了我们小学年代的电影记忆,每次学校组织看电影基本都是这两家。如今,淮海堂已经没落了,中山堂还依旧人头攒动。四个城门算是总结完了,然而徐州还有许多值得挖掘的闪光点。只可惜大部分的文物都埋藏于地下,地上的留存也基本拆光,只剩下残存的一丁点有价值的民居、望火楼等等。如今我们后悔过去对古建的破坏,开始各种仿古。仿的自然没有了历史价值,却也讽刺了我们过去对城市文化保护与传承的漠视和不作为。九州之一的徐州,如今却没有什么能代表的地面古迹,纵使有高耸入云的苏宁广场和日益拥挤的交通也无法总结这座从古打到今、历尽劫难的城市精神。地上的岁月还在流转,地下的历史已经凝固。对于文物保护来说,有时黄土远胜博物馆的橱窗。可我还是希望能看到更多的惊喜,从地底传出。
文物
北京城墙
徐州城建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