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哑
文 · 冬歌家乌雨🌧️
离开故乡已有许多年了,现在每每忆起故乡的往事,心口总是涌起满满的暖流,可有时却又痛苦地挣扎。尽管,那年离开江河村年纪尚幼。但那里的人,还有他们的脸,就像我左脚踝的纹络一样,一辈子,抹不掉。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