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宽窄之间,惊鸿一面
文 · 不枉少年
说起旅行,可供谈资的确实不少。虽然受各种条件限制,不能自由地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但过去这些年,我也不知不觉地走过了很多地方。 在节假日,常见的是茫茫人海、人头攒动,红尘的喧闹早已掩盖了风景的本色,只给回忆留下锣鼓喧天、拥挤难耐的热闹与空虚。从前我也这样认为,人多的地方是没有心情感受与思考的,因为不同的人面对景物所产生的感想与由此带来的行为是不同的,正是这种极大的差异,给旅行带来了未知与冒险。所以才会出现那么多不文明的旅游现象,也让旁观者降低了对旅行的心理预期,尤其不愿去人山人海的所谓“旅行胜地”。但是很奇特的,我这样一个常常有“心机”地避开旅游高峰时期的“独行者”,也会在如海如潮般的人群中,发现那独一份的美好。 那是三年前一次去成都的单人旅行。我当时还是个棱角分明的小女孩,对社会认识不深,又怕受到伤害,所以总是冷心冷情,不苟言笑,拒人于千里之外。 那也是我第一次单独出去旅行,爸妈难得放手,而我,除了刚开始的愉悦欢喜之外,剩下的就是冷静思考,开始准备出行的事宜。 首先要订的就是出行机票,当时想得不多,只是挑了一周内最便宜的一天机票,甚至连回来的日期和机票都没有考虑。然后在网上开始寻找入住的地方,当时的民宿似乎没有现在这么受欢迎,人们对于民宿的安全程度与舒适度还持很大的怀疑态度,但不知怎的,我看到一家位于成都市中心的民宿后,没来由的便想住在那里。那是一家院子,外墙长满了爬藤植物,在夏天的阳光里绿油油的,倒真有隐世的意味了。房间里的陈设很干净也很齐全,不算奢华,但胜在舒适。我在那一刻没有太多顾虑,不去想安全与否,就把它定了下来,只是因为心里向往。 到成都入住以后,发现房东太太是一个很和善的老人,因为搬家所以腾出了这个房子,又不舍得卖掉,所以决定改造成民宿,招待远道而来的客人。住在市中心有很多好处,可以在清晨去文殊院呼吸草木的清新、感受佛寺的宁静,也可以在华灯初上时去春熙街体验吆喝往来的热闹,还可以专程去太古里看看别具一格的建筑,买下喜欢的名品小物。但我最喜欢去的,是历史悠久、名字奇特的宽窄巷子。 那一天下午,不知为何,宽窄巷子里的人异常的多,所有的景点都很拥挤,杂货铺、装饰铺、火锅店都是操着不同口音的外地人。我一人被四周人群推动向未知的方向走去,左不过短短一条巷子,方向又有什么重要呢?干脆放下心来,随人流一道,沿途观赏。店铺里琉璃夺目,在斜阳下闪着友善的光;还有佛像,古朴肃穆,与周围喧嚣格格不入,若是住在这里,倒真有种“大隐隐于市”的智慧了。偶尔也会有人家推开厚重的大门,看一眼外面的热闹,再兀自把门紧闭,像是一扇门隔开了红尘烟火气。 我被人挤的有些不耐烦,想要抬头看看前方远近,可正是这抬头张望的一瞬间,不自觉撞入了一对深海似的眼眸里。那是怎样一对眼睛,我到现在还会偶然回忆起当时的场景:我抬头张望,他平行看来,我在道路中央,周围人群川流不息,他在巷边小店,一身京剧小生打扮,青绿色长衫让他从周围脱颖而出。尽管我们之间有重重游客,但眼神的一交汇,便自动忽略了不相关的庞杂,人头攒动,而他伫立不动,身陷茫茫人海,仍如清风徐来,水波不兴。我愣了一秒,又回过神来,看到他面上完整的妆容,觉得甚是有趣。而他似乎也反应过来,朝我颔首一笑,似春风拂面,十里清香,我不自觉也笑了,这一笑,好像连日来树立的冷漠孤高都融化了,被人群裹挟的不安焦虑也消失了,只有最纯真的少女,在古老的宽窄巷子里,看到了一身古意的少年。 最后我们还是错首而过,没有刻意地相识与问询,我昂首向前走去,他转身走进屋里。但最美的一刻已然留下,那是纷纷喧嚷、茫茫人海,而你站立檐下、粉饰精妙,而我驻足静立、不理烦扰。 在这之后,我似乎慢慢改变了对于“人多”这个概念的理解,其实,旅程中有更多的人,也许会有更多的偶遇。而这些意料外的、有冒险意味的遇见,也许就成了人生中最美的亮色。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