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
文 · 王,,
母亲的毕生都在土地上辛勤劳作,年轻时如此,年老时也是如此,健康的时候如此,生病时更是如此。房前屋后的小菜地里看不见一根草丝,母亲那个年代,还没有广泛使用除草剂,全凭人工除草,母亲一有空闲就除草,老年时身边总是离不开一张小板凳,一把小铁锹。母亲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肺气肿一日比一日加重,时常的感冒,哥哥姐姐把她带到医院吊水,稍有好转,她便要回家。我不放心第二天早上回去看她,却看见母亲披着棉袄坐在地里摘花生。那是八月末的早上,一层层的雾气还没有退去,太阳还没有升上来,这样寒意逼人的深秋的早晨,母亲居然坐在地里摘花生,我狠狠地责备了母亲,又吓唬她如果病加重了还得送她上医院,这才把年迈的老母亲拉回到屋里。就是现在我还是不能理解母亲为何如此拼命,太阳上来了再去摘花生不迟啊!母亲离开我们已九年了,如今的我看见地里杂草丛生已经无动于衷,人人都是实用主义,如果我打工五个月的收入超过五亩地一年的收入,我为什么要在土地里花费双倍的时间却得不到我打工一半时间的报酬,我对土地投入我所有的时间,我把她侍候得再好,却没有同等价值的回报,我为什么要在乎这块地里的农作物是否长势良好。我有时间可以看看手机,看看书,我的人生不止有土地。土地已经在我的漫不经心和怠慢中一年不如一年,我一年难得有十天八天在地里照料她,播种的季节,花上一天,收获的季节,再花上三五天,反正机器耕种机器收割,我已经快成了陌生人了。女儿不知土地为何物,她一心要在城市打拼,连苏北这边的大学都瞧不上,无论我怎样的恳求,她还是如愿去了苏南上大学了。女儿放寒假去了一趟县城,不停地抱怨这边的交通不如南边,经济不如南边,总之,她的话里话外告诉了我她已经全身心的爱上了她上学的那个城市。起早贪黑把一生都献给土地的母亲,不计较回报的合理,不在乎一生的束搏和卑微的活着,她只知道是土地养育了她和她的儿女们,她的辛勤耕作会得到丰收的回赠,如果她稍有松懈,收成就会减少,收入自然不如人意,所以她一定要尽最大努力,得最好的自然和土地的馈赠。她的一生都在坚信这个真理,她卖出去的每一种农作物永远是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像水洗的一样。如果用母亲的心灵种出的农作物一定是纯自然,孩子吃了不会担心激素,老人吃了不会担心致癌,年轻人吃了一定安心工作,因为那是母亲用感恩的心辛勤种出的食物在啊!实实在在的种田人已经不存在了,在追求利益最大化的今天,人们不再相信土地,不再依赖土地,化肥和农药的滥用让土壤变得贫困交加,恶心循环。我的母亲如果在世,一定责备我不像个种田人,不像个过日子的人,我常常地打工,今天这儿,明天那儿,尝尽了酸甜苦辣,就是不愿意回到土地的怀抱,甚至厌恶她的存在——我的体力已经一日不如一日,我已经身心疲惫,不能胜任这样的角色。我是没有资格指责女儿的,她的梦想和土地没有一点儿关系,她要挣脱这羁绊,朝着心中向往的地方飞去,我和这儿的土地在她的心里已经是可有可无了。站在路边,看着土地一年四季更替的风景,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心绪看待我日日相见的土地,没有爱哪来的恨,恨是有一点点的,而且是无可奈何的,没有道理的,说不清道不明。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