勋哥的遗言
文 · 玥超
勋哥比父亲还要大总得有两三岁的样子,但按老家的辈份算来,我们仍然得称呼他为“哥”。勋哥是村里的老牌“赤脚医生”,人民公社时期的生产大队是,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后的自然村也是;再后来,集体慢慢的不再像集体的时候,勋哥依然没办法放弃自己的“事业”也随着“大流”开始单干,就在自己家那所砖瓦房里开了间小小的诊所,耕作之余继续为村里提供基本的医疗服务。只是卫生部门上的药材供应链有所阻断,所需药品只能自己去批发采购,也便启动了收费时代。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