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生活,和一些句点。
文 · 橘子漫谈
说二手生活,那就得先说一手生活。 过着一手生活的人,是大多数。比如,那些真正懂得安排好生活的主妇们,她们根本就不需要与「生活家」这种词语挂钩,她们只是把自己安放进每一天所充斥的各种不同的大小事务里,处理它们,安排它们,穿越过它们。「生活家」是文字游戏,是把一部分人从一个庞大基数里挑出来,然后给一个标签儿,她们大多数是中产及以上,当然,贴这个标签儿的也不仅仅是女性。难道,普通人难道就不是「生活家」了么?不对,他们也是,也在用心生活,指不定他们也有很多有意思的新鲜的想法,不一样的玩儿法,只是没有人通过媒介或者文字去挖掘,他们过着绝对的一手生活。生活家,不过是一种提法罢了。又比如,那些真正能够时刻感受大自然美好的人,压根儿不需要与「植物美学」这种词粘上边儿,他们只是从来都因它而感觉到温柔与温暖。喜爱是常态且真实,反正都已经很美了,已经是一种无比真实的感受,总结与表达,其实是后来的事情,也都是后话了。你看,那乡间小路和田野上奔跑着的小女孩,她是不是更懂大自然的美好,但她不一定去表诉和描绘。她只是,在风中闻着花香,嘴角微微上扬。——直面生活固然好,但是总感觉少了一个出口,又太单一和直接,不是不好,而是少了一种延伸的美感,如果可以借由某一种途径过二手生活,倒也是不错的。曾经遇到一对喜爱花草的老人,他们每天都悉心打理它的花园。当我发现这个小花园后,偶尔会刻意绕过去看看花,无论他俩谁发现了我,都会特别高兴并且非常主动地拉着我介绍花园里的花草品种,特别耐心又特别欣喜,是因为我的观赏,给了他们传达与表露喜爱之情的媒介和渠道。我想,如果他们也过一下二手生活,比如学会拍照以及发朋友圈儿,学会文字记录与分享,那就大抵不会这样稀罕我这样一个陌生的观赏者,因为他们会有很多交流释放的渠道。二手生活,就像一个句点,一个顿号或逗号。是一个中转站,让生活得以停顿,得以安静,得以休憩。 也让人得以静心思考,以及通过符号去展示和表达内心。过二手生活的途径还挺多,比如摄影师通过影像,作者通过文字,画家通过画板,歌手通过音乐… 大清早跑马路上数蚂蚁的,和大清早首先看太阳的人,接触与抵达这个世界外物的思维路径是不大一样的。而我,一定是后者。——过二手生活的人,婉转,悠长得多。春夏,她在楼下秋天上喝汽水,蚊子还真挺烦人; 秋冬,她在楼下长椅上剥橘子,天气还真挺冷的。 如果你一定要问,“你在干嘛呢?”她肯定如实回答,“在感受四季。”
生活家
相关推荐
img
| 社会
( 蒋家田跟杨菊芬不到4岁的小女儿,现在跟蒋家田的妻子和女儿小林一起生活 ) 这一天,蒋家田的新茶室开张,忙里忙外了一整天,晚上21点多才吃晚饭,他接到杨菊芬的电话:“是不是老头出事儿了,电话打不通。”蒋家田...
热度 1435
img
| 话题
不难发现,法国的沙龙传统对法国乃至欧洲的音乐艺术与音乐生活产生了极为深刻的影响,它不仅为音乐和音乐家的发展提供了合适的土壤与环境,也是促进音乐和音乐家社会地位变化的重要因素。一言以蔽之,它使一位天才...
热度 577
img
| 文化
在这种风气下,也就有了著名的“吴门四家”,和像《长物志》中那样“贵介风流,雅人深致”的江南人文生活。 作为一座地方性博物馆,苏州博物馆不会像“百科全书式博物馆”那样,把人类浩瀚无边的历史一股脑都倒给你...
热度 3345
评论 1
img
| 生活圆桌
晋朝傅玄说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在熵增的定义上较物理学家更先知先觉、更人文。再比如白色污染,高分子材料在为人类服务后,因其价值低,被人类抛弃,又因其密度小,总是浮现在地表,干扰人类视觉和生活而被发现...
热度 1444
评论 4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