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圆桌投稿|旅游排雷手册——约错了人,旅途处处是坑
文 · 倪喃
《围城》里,赵辛楣说:“结婚以后的蜜月旅行是次序颠倒的,应该先共同旅行一个月,一个月舟车仆仆以后,双方还没有彼此看破,彼此厌恶,还没有吵嘴翻脸,还要维持原来的婚约,这种夫妇保证不会离婚。” 我没度过蜜月,不知此言真伪,但若将伴侣改成朋友,确是不虚。这些年,我去过的地方不少,大都是一个行李箱,一个背包,一根自拍杆,茕茕独行。 第一次出远门,是高中毕业和七八好友报了团去青岛海滨。20芳华,加上压力尽释,一行人喝酒冲浪,骑着自行车沿海岸狂奔,放孔明灯,坐旋转木马,玩得极其尽兴。 我大学所学专业需得坐得住冷板凳,加之埋首于文史哲日久,逐渐喜欢些冷僻所在。读完了秦史,兼翻阅吕思勉、李开元等先生著作,总想着去咸阳一观。巧在闺蜜也想去西安,便约了同行。这一行,几乎把近十年的交情断送。 骊山、兵马俑、大雁塔之类的“打卡圣地”自然是双方皆无异议的。接下来便有了分歧,我想去陕西历史博物馆看文物,她要去回民街吃小吃;我想去咸阳宫遗址观瞻残留的夯土,她要去大唐芙蓉园看盛世歌舞。她嫌我要去的地方乏味,我嫌她要去的地方庸俗,彼此僵持不下,最终只好分道扬镳。 也怪我,没能吸取此次教训,次年,又碍于两名朋友相邀,一同去了横店影视城。我对影视城向来不感兴趣,但想到路程不远,玩三五天也无妨。秦殿明宫,楼宇嵯峨,花木扶苏,虽都是仿古建筑,但常常能联想到一二影视经典片段,也仿佛能看见建筑之外的灵魂。朋友走了半晌觉得无趣,便坐在路边长椅上聊天玩手机,任我东转西绕,逛了个遍。晚间梦幻谷开门,朋友玩尽了娱乐项目,我提不起精神,早早回酒店休息。 我与几位朋友素日交好,一同逛街、吃饭,几乎从不生龃龉,没想到两次出门尽皆碰壁。至此方才明白,有些朋友,是极好的饭友,有些朋友,是极好的书友。把买衣服眼光相同的朋友拉去逛书店,恐怕耐不住半天性子;约诗酒相酬的朋友去逛街,恐怕会觉得自己交上了假知音。 旅行亦然,途中寂寥总胜于话不投机。工作以后,因没了寒暑假,年休假又不易凑到一起,逐渐养成了独自出门的习惯,去北京,在天坛公园听老大爷拉着手风琴唱《喀秋莎》,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唱“我的老父亲,我最疼爱的人”,从薄暮听到晚风吹;去哈尔滨,在圣索菲亚大教堂门前买两袋鸽食,看旅客匆匆,掌心的鸽子落下又飞走;去滁州,凌晨4点起床爬琅琊山,前往醉翁亭的一路,泉水叮咚,林间长啸隐隐,青石板里嵌满萤火虫;去武汉,沿着江滩公园,听江水触石呢喃,看少男少女放飞孔明灯,想起20岁那年,青岛的海滨,我也曾呼朋唤友,放灯许愿。那时,结伴旅行,是真的快乐,如今,一人在外,内心也倍感丰盈。 人在旅途,衣食住行样样需要操心。我曾听身边的人抱怨,因为自己在英国留学,口语较好,每次出境,总是被当成翻译;也有人说,因为出门前喜欢做攻略,同伴便成了甩手掌柜,事事要她安排,倘若不慎选错了交通,还要受一顿抢白;更有人说,去成都时,闺蜜身份证丢了,却怪自己没帮她看着……凡此种种,让人生畏。 也许,你比我幸运,有志同道合的同伴,在旅行中,默契多于分歧。我也希望,有朝一日,能有一位旅途知己同去四川,看大立人,访杜甫草堂,毕竟一个人吃火锅的滋味恐怕不是太好。当然,如果旅友成了“雷友”,火锅也只好弃之了。
旅行
旅途
相关推荐
img
| 文化
起初,路易威登、摩奈、戈雅等传统奢侈品牌致力于保障旅途中昂贵的衣物和日用品经受得起“舟车劳顿”,为客人定制旅行箱;21世纪,以时尚配件身份重新返场的旅行箱被“空中飞人”重新定义,重要的不再是箱子里面的...
热度 957
img
| 生活圆桌
但是与A小姐相反,B小姐在旅途中遭遇的种种化险为夷靠的恰恰是她的青春美丽。回来之后,B小姐的感受是,生活中、工作中的那些鸡毛蒜皮对她来说再也不是个事儿了。 无独有偶的是C先生,他是同事们眼中的才子,因为...
热度 1130
评论 4
img
| 读书
此外,在漫长的火车旅途中,波伏娃更是通过与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以及以茅盾、陈学昭为代表的中国知识分子们的接触,加深了对中国的理解,认识到当时的中国尚处于现代化建设的初期阶段,“过去的影子仍未消失”,...
热度 476
img
| 生活圆桌
当年一个人做背包客去旅行的时候,旅途并不寂寞。第一次去印度,下了飞机在德里机场问公交时是一个韩国人帮了我,后来坐火车去阿格拉认识了一个在班加罗尔工作的荷兰人,几天后去斋普尔的清真寺又跟一个马来西亚华裔...
热度 782
评论 2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