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人在河边走
文 · 陈康
去年到现在周围朋友多多少少有流年不利犯太岁的。比如中考前,远在上海的K电话我,之前一个项目的咨询款恐怕不能及时付了,那个项目本来就是出于老伙伴的友情价。听他情绪低落。又追问了一句,才知道他的小媒体公司三年前的那次馅儿饼中标原来是一个坑,现在甲方的母公司说甲方是假的。吐槽完了,K自我安慰一下“坑的也不是我一家,我还算好的,当时只接了点边角活儿。”过了几天,以前老同事们纷纷转了篇声讨G公司的文章,但也就这么几天。有能力陷得不深的如K通过不动产缓了过来。没能力的据说有想不开的。等过了两周,小升初派位,姐们D说E因为儿子被摇到了一所普通中学想不开,约我去探望。E如祥林嫂般反反复复地念着B,说B答应帮她托“教委的熟人”操作让孩子能上重点。前前后后花了不少钱。D听了也很难受,无它,B是D建的一个育儿教育群里认识的,平时总显示很有能力和了不得的关系群,总有各种教育文化的免费票。等过了暑假,据说D想办法让B现了身退了钱。但群里确实也有人的孩子摇去了重点,那钱是退不回的,我心里吐槽,你们没听过概率论吗!总之,之后B就退了群。听说她又在别的群里活跃。暑假,隔壁邻居W叔很愉快地跟着他的老年养生团去避暑养老考察游,他回来楼下资源回收部的李奶奶家又得高兴很久,一堆保健品连盒子都不拆直接给他。谈起这个,W叔说,“我自然知道这些没有什么好的,但是我一五保户,也没亲戚朋友,这么一群人对我嘘寒问暖,每个月还上门替我打扫卫生几回,还带我出去玩,不嫌我唠叨,我一个月才花个一二千,请保姆现在也得五千了吧,再说了,这净化器,要不是他们推荐,我自己还整不来,前几年这雾霾,还不得生病?”得,你看,各有所需。回上海,听说爸妈的老同事重新返聘回单位,很诧异。一问才知道,Y叔把老两口所有积蓄都投到了某P2P,上周这家公司爆仓了。老两口怕国外的儿女知道,只能又开始打工攒钱,他们是被原来单位的人牵头的,一起的据说有不少老同事。我经常去吃M记快餐,天桥上每隔几周会有小伙子姑娘上演驴友丢钱包的把戏,一次儿子非要给钱,想了想,让他买了汉堡可乐给那小伙子。小伙子愣了一下,之后儿子说了句话,那小伙子再没有出现。儿子原话是:“哥哥,下面拉面店招洗碗工,一个月四千,老板大大可好了,你带着身份证去他家打上几天工就有路费了。”之后这个岗位换了人,新人比较倒霉,刚上岗,一个姑娘看了他几眼,打了个电话,一个小伙子来了,然后,就见那姑娘冲上去扭住他,对自己男友说,“我跟你说你遇到骗子了吧,这才两周又丢钱包了!”扭头又吼骗子,“你说你怎么这么能呢?骗个一二十就行了,还让他把兜里这个月烟钱都给你了。还钱!”骗子身上没钱。结果我也没看到。倒是几周后遇到这对小情侣在看房,男孩子戒了烟。这几天在国贸地铁站附近,又遇到微信钱包没钱刷卡出站的人了,我想起上次用这把戏骗了我的是20年前伦敦的他们的同行。人在路上,难免会被骗。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