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气征稿|又是一年中秋时
文 · 谦无咎
我是七零后,还有一个小我不到两岁的弟弟,我们从小生长在政府大院,机关里农历节气的氛围并不浓厚,对我而言,每年中秋节最开心的是去祖母家吃那顿团圆饭。其实祖母家离我们并不远,两所大院都是政府机关的住宅区,仅一墙之隔。那个年代,没有祖父母理应照看孙辈一说,又或许是因为父亲兄弟姊妹太多,所以祖母家我与弟弟并不常去。小孩子是不记得阴历日子的,总是在新学期开学后不久的某一天早上,背起书包准备出门的那一刻,母亲会说一句“今天八月十五,下午放学去爷爷奶奶家吃饭”。于是一颗心飘起来,一整天充满开心和期待,会在课间跟好朋友说“下午放学不跟你一起走了,我要去爷爷奶奶家吃饭”,语气中有小小的得意。祖父母的孙辈有五个孩子,三男两女,中秋家宴,照例是大人们一桌,我们一桌。那一天放学后可以不写作业,父母不会过问,母亲和婶婶们在厨房里忙活着,我们说笑打闹,空气中是美食的味道。平时吃不到的饭菜会出现在那晚的餐桌上,必有应季的虾和蟹,嘴馋的弟弟们争抢着美味,我自小细食,看到他们争抢,爱吃的也放下手来,不忍再吃,虽对他们的吃相略有微词,但还是喜欢那种氛围。父辈们酒过三巡之后,定会“划拳”。“划拳”是我们当地的酒桌游戏,现在会的人已不多。他们口中喊着号子般的口令,语句固定,配合手部动作,声调一句比一句高,近于吼叫地喊出酒令,直到一方或言或行出错,分出输赢。小时候,看父亲和叔父们这样划拳,感觉他们更像是在表演,手快速地变换动作,还要声情并茂,我们围在桌边,多半是看这些热闹之处。最不可思议的是,他们酒越喝越多,却依然能够快速地反应,每局输赢绝不会误判,结果即出,双方无一句多言,输的一方干掉杯中酒,紧接着又是下一轮,颇有手起刀落的英雄气概。有一年中秋团圆饭后,父母带我们姐弟二人走路回家,我抬头看见东方半空中的明月,明亮,发着暗黄色的光芒,大的出奇,我惊叫“妈,好大的月亮,又圆又大”,母亲说“嗯,月圆人团圆”。如今我已是当年母亲的年龄,中秋节照例是在老人家度过。岁月更替,风俗不变,背后是人间的至暖亲情。
中秋节
相关推荐
img
| 文化
《洛中见闻》中讲,唐僖宗在中秋节吃月饼,觉得很好吃,正好听说新科进士在曲江开宴,便让御膳房用红绫包裹月饼赏赐给他们。到了宋代,月饼已有“荷叶”、“金花”、“芙蓉”等花名,有说那个时代的代表诗人苏东坡咏...
热度 180
img
| 文化
在这两首诗前,东坡有引语说,在台上喝酒赏月,听酒友说到孔家后代,仙源令孔周翰企求来密州,引出传诵这孔周翰5年前在中秋节有题壁诗,感慨时隔17年,亲友生死分离,月色依旧。孔周翰的诗为:“屈指从来十七年,交亲...
热度 516
评论 1
img
| 封面故事
( 祭祖和过年是江氏客家围屋里最热闹的时候,团圆的饭桌上豆腐酿必不可少 )围屋里的“百菜酿” 江氏围屋的禾场上,用毛竹支起了晾晒的架子,一排排挂着腊肉、腊肠和腊鸭。肉刚晒不久,肥的部分还只是没有光泽的白,...
热度 1808
img
| 封面故事
”油桐树5月散叶、12月落叶,到中秋节前后,圆阔的叶子正好是繁茂时,妇女们上山用钩刀钩取下来,放在背篓里背回家,一束束捆好,倒挂在房里晾着,两三年也不坏。要用的时候,将叶子用水泡发,拿来包桐叶粑。 凤凰的...
热度 1291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