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气征稿|中秋节记事
文 · 松树塔
最早的一次中秋节记忆,我还没上小学。那次是妈妈带着弟弟、妹妹和我在家过的。因为在外地工作的爸爸没有假期,不能赶回来,而已经是半大小子的哥哥也不知跑哪里去玩了。 其实当天并不知道过中秋节。年纪太小,除了春节这样提前很多天就开始准备的节日,其他的小节日,却哪里晓得。吃晚饭时,妈妈拿出提前买好的月饼分给我们,我们才知道今天是过节。 有月饼吃,我们三个都不要吃晚饭了。妈妈只好一个人盛了饭准备吃,还没坐下,她突然说:“走!看月亮去!”端起碗筷,带我们到院子里去看月亮。 外面哪里有月亮啊!天很黑,只有房间里的灯光照亮院中窗前的一块地方,我们就站在那亮光里啃月饼。天气已经有点凉了。“站到柈子垛上去,”妈妈边往嘴里扒饭,边用胳膊肘指着墙根摆得整齐的短木材堆说,“东面的栅栏高,挡着,你们站这儿,哪能看见月亮!”我们三个就爬上柈子垛,妈妈站在我们前面,脚下踩一个劈柴用的木墩子。 站得高有点冷,月饼硬得啃不动,月亮怎么还不出来啊!我们站累了坐下来,不停地问。 妈妈却很有兴致,端着空碗也不送进屋,好像随时月亮会出来,她会错过似的。她一边跟同样是出来看月亮的邻居聊天,一边注意着东边的动静,还一边安慰我们“别睡着了,等会儿就出来了。” 感觉等了很久,感觉天都快亮了,终于听见妈妈激动地又笑又叫:“看!出来了!出来了!” 她还是比我们站得高,我抬起后脚跟,伸长了脖子,半天才看见了一条月亮的边儿,在东面邻居家的柈子垛上露出来。 露出脸之后就快了,没多久,月亮全升起来。圆圆的,大大的,整个天空真的都亮了,最矮小的弟弟也看见了月亮,我们举着啃了几口的月饼,一起欢呼。 妈妈感慨:“真大啊!真圆!一年没见过月亮圆了!”那个兴奋劲就甭提了。我们也激动不已。 后来读书了,中秋这样的小节气氛也淡了,尤其是,月饼常年没有变化,越发的坚硬难啃。 在外读大学期间,电话还没普及,和家人联系有限。我总是固定时间去公共电话亭打电话到邻居家,妈妈也准时守在那边接。每次都是简单汇报开销,然后匆忙挂机,老妈心疼电话费。中秋节也不例外,她问完吃了什么月饼,不提赏月就要挂断电话。好像我在这边看见的月亮和她在家乡看见的不是同一个似的。大城市里满城的灯光照亮夜空,高楼林立遮挡视线,也的确不容易注意到月亮,其实如果她问我,我也真没法回答。 大学毕业后,我留在异地工作。觉得老妈变成啥都管的唠叨家长,我也就应变为行踪不定的独行侠。除了定期汇款尽孝心,却很少和老妈打电话了。 日子匆匆而过,可关注的东西太多。随时可见的节日食品让人恍惚了节日到底是哪天,对于独自一人的打工族来说,不管什么节日,如果没有假期,那也就没什么了。城市里待久了,车水马龙,灰白的天空,习惯了抬头没有星辰的天空。 有一次下班乘公交车,我像平日一样戴着耳机听音乐。车上的乘客们挤挤挨挨,满脸疲惫,无论坐着的还是站着的,都在打瞌睡。 公交车过江,行驶在桥面上时,我猛然看见东面的天空异常明亮,一轮无比大的圆月刚刚升起。较少注意阴历日期,今天十五了啊,我感叹。 月亮太大,显得下面的高楼很矮小;月亮太圆,和周围一根根伫立的长方体形建筑形成鲜明对比;月亮太清楚了,可以看清上面的山川图案。 它是金黄的,明亮的,熟悉的,陌生的。突然有了小时候那次赏月时的激动,不自觉地指着窗外叫了声:“月亮!”末了发现自己有点傻,周围的乘客没有反应。睡觉的还在睡觉,那个背靠窗户站立的男子,依旧头搭在拉住扶手的胳膊上。周围的乘客甚至没有人往窗外看一眼。 我一个人目不转睛的盯着它,直到公交车下了桥转了弯,月亮也隐没在高楼后面。 有人下车,有人上车,我还在想着月亮,突然很想分享一下心情。发短信给一个朋友,却不知怎么表达,只打了三个字:“看月亮!”短信发送又后悔不迭,不过是月亮,不过是一次月圆,觉得自己有点傻。 他秒回:“好久不见!好大!真圆!” 是啊,是了,就是这个词!好久不见!我对着手机傻笑。 “中秋快乐!”他又一条短信随后跟来。 啊呀,原来是中秋节! 我才注意到睡觉的乘客,有人手里拎着或腿边放着的,是各家的月饼礼盒。 又是一年中秋节,我给儿子讲自己小时候赏月的故事,机灵的小家伙说姥姥好搞笑! 带他看月亮,我冲月亮挥手:“嗨!好久不见!”小家伙笑,说妈妈好傻!
中秋节
相关推荐
img
| 文化
《洛中见闻》中讲,唐僖宗在中秋节吃月饼,觉得很好吃,正好听说新科进士在曲江开宴,便让御膳房用红绫包裹月饼赏赐给他们。到了宋代,月饼已有“荷叶”、“金花”、“芙蓉”等花名,有说那个时代的代表诗人苏东坡咏...
热度 180
img
| 文化
在这两首诗前,东坡有引语说,在台上喝酒赏月,听酒友说到孔家后代,仙源令孔周翰企求来密州,引出传诵这孔周翰5年前在中秋节有题壁诗,感慨时隔17年,亲友生死分离,月色依旧。孔周翰的诗为:“屈指从来十七年,交亲...
热度 516
评论 1
img
| 封面故事
”油桐树5月散叶、12月落叶,到中秋节前后,圆阔的叶子正好是繁茂时,妇女们上山用钩刀钩取下来,放在背篓里背回家,一束束捆好,倒挂在房里晾着,两三年也不坏。要用的时候,将叶子用水泡发,拿来包桐叶粑。 凤凰的...
热度 1289
img
| 封面故事
中秋节刚结束的一个中午,王安迪答应带我们去他所在的伊兹拉·斯泰尔斯(Ezra Stiles)学院看看。耶鲁的这种住宿学院制度,以及哈佛相似的住宿楼(Residential Houses)制度,都是仿效剑桥与牛津大学所建。2013年...
热度 1818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