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气征稿 | 莲蓉蛋黄月饼有三种吃法
文 · 沈轩
我父母一代便定居于北京,但祖上却是从广东一路北上而来,所以到了中秋,自是要吃广式月饼的。记忆里吃的第一块月饼是家住上海的大娘娘(niāng)寄来的“杏花楼”。方正的五彩铁盒上,嫦娥广袖轻舒、身姿翩然,“杏花楼”三个红色大字镶着金边。盒子里有些什么月饼,月饼又是个什么滋味,都早已不了,倒是盒子一直保留了下来。 我家一向不拘泥于仪式:“头伏饺子二伏面”等等是向来不遵的,及至中秋,蟹与桂花酒也是不吃的。然而,月饼于我家确然是必不可少:节日中不可不过中秋,而过中秋亦不可不食月饼。之于我,食月饼又不可不食莲蓉蛋黄月饼。
广式月饼
莲蓉蛋黄月饼
相关推荐
img
| 封面故事
等到长大了,家里每年的广式月饼也堆得层峦叠嶂了,当我完整吃下一个双黄莲蓉月饼时,却马上厌倦:它太油,太腻,一整杯清水喝进去都无法洗涤那种厚重感对于味觉系统的干扰。 ( 4.炒猪肉眼筋 ) 所以当韬哥让我首先...
热度 305
评论 1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