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之殇
文 · 巧克力豆豆
2011年12月31日,年末最后一天,一如既往地在办公室,敲打着键盘,处理着月结各种事项。转眼下午,忙碌已过,闷暖的空气,让人昏昏欲睡。那是个MSN盛行的年代,不知为何,鬼使神差地,将一直隐身的状态变为了在线,和朋友聊着一年的心情,期许着新的一年,一个难得,惬意的下午。突然,一个久未联系的同事,跳了出来,寒暄了几句之后,提及其有项目款未结,需要向供应商付款,问是否能借钱? 好,没问题,多少。我竟回答的如此爽快,还为没有足够数目而道歉,于是转账,拷屏,一气呵成。转账完后,竟然还有一些小小喜悦,助人为乐,似乎是给了2011年一个完美的结束。新年钟声敲响,3天的假期转眼而过,略带着假期综合症,2012的第一个工作日开始了。办公室里充满了各种新年问候,突然同事提及某人的MSN被盗了,懵了,五雷轰顶,这个号码……立即躲出办公室,拨号码。终究,最坏的,最不愿意发生的事,发生了……数万金额,没了。有一瞬间,已无意识,感觉真空之中。无助的小孩,拨通妈妈的电话,竭尽全力压低声音,控制着颤抖和泪水,描述了发生的一切。电话那头的惊愕,稍纵即逝: 报警了吗? 对,110,于是生平第一次拨打了110,恍如梦境一般,回到座位静静地等着,周围同事的眼光,议论,已全然屏蔽。也是第一次,唯一一次,跟着警察出了公司,坐上警车,眩晕依旧。提问,回答,做笔录,电视上看到的情景,都体验了,就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了。小姑娘,一定要当心啊,转账前怎么不打个电话确认下,最近这种报案很多,你这是很小金额了,钱,追回的可能性不大……盖棺定论的结局,虽然意料之中,但或多或少,还是会留点希望给自己。回家的路上,表姐,同事电话来询问情况,每说一次都揪心至极。漫长的回家路。家门打开那瞬间,再也控制不住,从未有过地嚎啕大哭,妈妈不住地安慰更是成了催化剂,2012年之初,我的悲惨世界,我的世界末日。艰难的时光,至少一周,脑中不断地进行着回播,失眠,怕黑,平顺人生最大的一个坎。最脆弱的时候,情亲、友情,给予了最大支撑,也是在这时候,最能体会到平时熟视无睹,习以为常,并可能有些嗤之以鼻的,围绕于身边的强大温暖之力。于是,第一次,在成年之后,写了封信给妈妈,抱歉,内疚及感谢,也许今天再看这封信,会有些不自在,但在那刻,就是想写下些什么。现在,信被妈珍藏着,母女间的一段心路历程。如今MSN早已消逝,已然成为传说,但于我,它是一个痛点,虽然现在说来,已可一笑而过。虽说,人生多磨难,但此类代价,愿诸位拒之千里之外。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