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能够创造出理想的人吗?
文 · 王建平
王建平:《人为什么不能够创造自己?》不用等多久,人便能够像上帝一样创造世界。纵观当今的科技水平及发展趋势,几乎没有谁怀疑人能够设计并制造出理想的居住世界,那种无所不有、面面俱到的美妙天堂世界。但问题是,让谁住进这世界里?不难想象,理想的世界住进了今天的人类,情形会是怎样?随着兴高彩烈的人们迁入新世界的,不光只有人的日常物品和用具,肯定还有既有观念、竞争秉性和芜杂的人性。在更多的诱惑、更优的条件、更密集的机缘下,谁能保证人不会更自私更贪婪、竞争不会更激烈、对抗不会更残酷、人性不会更堕落……这样的世界还会理想吗?有点黑色幽默的味道:理想的世界住进了不理想的人,其结果很可能变成地狱。看来关键不是创造硬件,关键是创造人,创造理想的人。理想世界的蓝图不难描绘,尽其所需就行了。理想的人却不好设想,不会尽造些天使或神仙吧?况且,人并不知道天使和神仙是什么样的人。人几乎从未设想过理想的人或可能的人,那种上天入地、不食人间烟火的超人除外,那种按照人的意识、观念、秉性制造的智能机器人也除外,人能创造出理想世界的居民吗?这一问暴露了人类物质与精神冲突的问题所在——人的注意力一直向外,导致对物的理解和改造力远远超过对于人自己的理解和改造力,或者人根本就没有认识、理解和改造自己的意识。人的幻想海阔天空,却从未幻想改变自己。人在改造世界的同时,忘记了自己。人怎么改造自己?如果人也可以重新设计制造,怎么制造?不难想象:物理的人易造,合理设计就行了,在原有肉体上,改动不大。精神的人就难做了,装什么软件进去?有什么意识?有什么观念?有什么思想?有什么灵魂?更要命的是:人怎么装载自我?我怎么设置?我怎么看世界?我怎么看人看自己?这些问题,不就是如今人面临而未明的根本性问题吗?人可以合力于科学技术的发展,却不能在人的认识上统一思想深入半步。重新造人的确考验人的想象力,不能原样复制客观世界里求生存的人,那样新世界的私有化竞争会立即开场;也不能把宗教观念装进人脑,那样,人会在新世界里再树立起上帝;如果把主观唯心主义观念搬进新世界,这些唯心主义者会首先质疑新世界的设计,因为与他们个人所想差之甚远……这一来,问题暴露得很彻底,人可以征服世界,可就是对自己无能为力。实际上,人从与自然博斗起,就从未把着力点放到过自己身上,有过的研究、教化、培养、改善都是出自生存利益的权宜性考量,世上一切精神、信仰、观念、思想以及意识形态,一切法则、规矩、秩序、理性都是替生存竞争的人量身定做的。没谁有思想、有力量质疑人的根本生存观念和立场,而且,你即使质疑也是无用的,人千万年沿本能建立起来的生存逻辑模式且能轻易动摇?有哲学家东敲西击,只是造成轻微震动,更多的思想理论只起到修补作用而也,人的"三观"大厦怎么可能倾覆?人的现实观念积淀多么的深厚?也有人寄望于科学,而科学的指向本来就是外在事物,指望科学来改变人的本质完全不可能。但是科学进步却把不容回避的问题摆到人面前:人为什么不能进步?人为什么不能创造自己?理性的回答是肯定的,但要撬动人生存的基石会带来颠覆性的震动,这从肉到骨,从心到本的大手术置换人能承受吗?也或许并不需要这么大的动作,只需人自觉并改变生存立场,改变生存观念和生存态度,人性的进化就会启动,并在不断的新变化中脱胎换骨。谁知道呢?但愿科学的理想世界落成之日,人有资格住进去。其实,人要是能改变自己成为可能的人和理想的人,有没有那个理想的世界就已经不重要了。
新世界
相关推荐
img
| 短长书
实际上,极少有经济学家能够兼顾认识世界和改变世界的双重角色,例如施蒂格勒所举例的弗里德曼,其作为新自由主义的先驱所推行的经济自由化政策,在拉美各国和东欧转轨国家造成的是与预期相反的经济结果。...
热度 483
评论 1
img
| 社会
摄)新的社交语言他们依恋兽的世界,有时像孩子依恋一位温柔的母亲。 2005年出生的冢雨,今年刚上高一,听说我们在做兽圈的报道,连夜手写了一份自述。他在作文本上,满满写了7页,落款处,他写道:“2021年4月17日...
热度 27232
评论 5
img
| 读书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降,随着互联网和手机移动互联网的迅猛发展和普及,世界各国的货币制度发生了很大变化,人们的生产、消费和交往方式,乃至人们对社会财富的追逐行为,也都在发生变化,各国的经济表现产生了极大...
热度 1834
评论 3
img
| 读书
-埃里安的《城中的唯一游戏》—合起来读,方能对二十一世纪初以来世界经济的新变局有一个大致的认识和理解。实际上,这本书并不仅是对二十世纪末以来西方发达国家经济变局的 “特征事实 ”的描述,也对传统的经济...
热度 1040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