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食(完结)
文 · 张日
十三小饭馆里人声喧然,一盘糖醋里脊样的锅包肉、一盘溢出油来的地三鲜、两碗米饭和一堵矮墙样的酒瓶挤满了整张桌子。脸色通红的邱山和彭海川仍举着湿淋淋的玻璃杯碰得当当响。邱山抬手,有些不灵便地缓慢摸向右眉上那道疤,没谱地挠了两下,口齿含糊地告诉海川又有气象预报了。海川看着那疤稍微有点不自然,但还是嗓音哑哑地打趣过去,心里庆幸又能和邱山这样同桌共饮。哥们儿就像这样,无所谓什么过解仇恨,时候一长,心气一对,就又能勾肩搭背痛快喝酒。邱山没有仔细地原谅海川,只觉得好多事自己糊里糊涂随波逐流地对付过来,反倒连究竟对得起对不起谁都来不及算清楚。海川做人倒还明白些。至少他当年压下小婉的信时心里是明确地为自己着想的。有时邱山甚至想多亏了海川,替自己保留下了个清白名声,还替自己背了“负心”的黑锅。听海川讲彭二哥现在找到了份司机的活,又结了婚。尽管夫妻俩一日三吵,且都吵得很凶,但总归是有了个家的。邱山这边也听得了个不错的消息。元晋电话里说在浙江过得很愉快。她又在一所高校教书,工作上很顺利,和同志、学生的关系也好。昨天她还带了些朋友回家呢,大家一起烧饭做菜,自己下厨弄了几个拿手菜,大伙都夸她手艺好,定不愁嫁。说说笑笑,好不开心。邱山朦胧地想起与乔元晋的一些有趣的往事,她冷漠刻板的态度,她面无表情地责问自己的烂论文,她一身白衣手捧淡黄的菊花,她有些神气地夸说自己比别人多赚了好几年……他们的初遇,元晋沉稳悠慢地说他迟到了七分钟。我何止是迟了七分钟呢,我是迟了七年啊!我该在七年前,她刚刚受伤时就出现在她生命中,那才是准确的时间。可我从来爱迟到!邱山自嘲地想着,有些神伤。还好,元晋刚刚不是说她很开心吗?她和朋友一起烧饭做菜,也是平淡而踏实的幸福。海川和邱山互相搀着走着,打算回去倒头便睡。春雨按照邱山的预报如期地来了,街上路面湿湿的泛着过往车灯黄黄红红的移动的光柱。有放学的孩子们口中齐声念着“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今天是清明节,果然神清气明。猛然,一个念头榔头一样冲入邱山的脑袋,他被击得浑身一颤,脚下一个踉跄显些跌倒。“还说你没醉呢!哈哈,露馅了吧!”海川赶忙扶住邱山,把他的一条胳臂搭在自己肩上。邱山醉意顿消,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今天是清明,那么昨天就是寒食,乔家根本就没起过炉火。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