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元节怀念逝去的亲人 父亲
文 · 云湛蓝
对于父亲,以前总有一种无处安放的感情,不知道我能为他做什么,不知道怎么爱他,直到三年前接到父亲重病的通知,急匆匆赶往医院,才知道父亲在我心里也那么重要,直到走进重症监护室给昏迷中父亲擦洗身体,收拾屎尿,才知道原来我也能这么爱他,没有嫌弃,没有抱怨,只有难过跟爱。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