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距离
文 · 137*****193
快到九月份了,如果不是朋友的提醒,自己肯定会忘记去学校报到的具体日子——那时我正在帮父母割草。知道了明天就得出发,还得坐一天一夜的火车,加上我是一名刚要入大学的新生;晚上家里乱的一团粥。听到一辆摩托车在院子门口熄了火,我就断定父亲从镇上回来了。说,“实在没办法,买了个机票。”母亲习惯地惊讶的叹了一声,并又马上回复情绪,说,“你真是个幸运的孩子。”爷爷怕是没听到我们的谈话,一会儿看看我们,一会儿把眼光落到身旁坐着的弟弟。天亮以前,我和父亲就出发了,怕耽误了时辰。直到现在,我也清楚地记得自己的座位是靠向窗户;去送往机场的司机说过服务员推送的食物都是免费的,不要以为要付钱。飞机着落地面后,哪里人多我就往哪里走,终于从里面出来了;迎来的却是酷暑的天气。我站在进站门口出,觉得自己的脸最黑,因为周围的人各个看起来比较白,干净。看到一些学生接二连三地上了公交车,我心里有些着急,因为我不希望第一天就迟到;看到停下的出租车,我又不敢坐,怕难以接受价格。这时,一个不到三十五的男子向我走了过来,我依稀记得他的个子不高,身体略胖。问我,“去哪里?”我把手里的学校简章攥的更紧了,“去B的话多少钱?”这位男子像是一直等待着有人跟他说这样的话,立马说,“四百。”口气坚定而平稳。我摇摇头转身,大约有四五步的距离,“三百五走不走?”他立马过来拿上我的行李通向地下室,温度与地面截然相反。“你的车在哪儿?”我心里开始担心起来。他指着前面,“在哪儿。”等到车上了路面后,我打开学校画的路线图,提示他别走错路。“你是外地人吧,今年是刚上大学吗?”说话的同时他把目光锁向前方。我应了一声,从内心里觉得自己好幸福。大约不到十分钟左右,“就听这儿,对面过不去。”司机看到我茫然的样子,继续说,“对面就是学校。”付完三百五十块钱,关上车门,拿上后备箱的行李,我看到校门前有很多拿行李的学生进入。后来,在这所B大学的东校我认识了一位姓Y的姑娘,还记得我给她讲过从机场到东校的距离。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