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归
文 · 唐嘉茗
风吹回来,牧野无人,乌鸦在霞光下嘘叫。没有人觉得,这里会改变,早已惯性的思维终日思考的,除了活着,便是如何更安稳的活着,这本没有错,至少没有劳神的欲望和所谓的美丽梦想。这一年,我十二岁,不曾想过未来,一日温饱已是无上幸福,挑着麻绳扁担,奔走于山林之间,祖祖辈辈勤劳的美德,毫无保留的渗入我的血液,就像胎记一样,越长大,越容易显现。我家种着二十亩地,除了食用的粮食,便是水果,西北之地,瓜果产量不高,旱涝灾害频繁,还是靠天的日子。在这先天不足的地方,老祖宗被逼出了一招谋生的手段,他们想出了用土,烧制陶瓦罐,这个手艺,养活了一辈辈村人。我起初看不起这个行当,整日整日的钻在山窑洞里,和清一色的红土打交道,感觉提前进入了濒死状态,实在是卑贱。后来,父亲生病,恰逢村里闹灾荒,我也没啥别的本事,只能去烧窑里做长工,但发现无理别人的眼光,这个工活还很不错。窑洞冬暖夏凉,但夏日烧窑的时候,自然热得滚烫。窑洞烧制的器具有坛子,罐子,盆子,以及稍微好看的瓶子,做工的手艺得看哪户人家出啥价格,普通的器具面质粗糙,也不会有人过于讲究。 那时我家住在河湾,河水在雨季清澈的醉人,乡民往来,在河水里刷洗农具,不时洗一洗泥土地里埋多了的脚丫子,逼急了喝一口河水,倒也满身自在。 我做长工的时候成天想的无非是多干点花活,多赚点钱,把家里的生活条件改善一下,最好争取娶一个漂亮媳妇。 后来,由于我做工卖力,赚了不少钱,那几年果树收成也还行,我合计着要不要在北边的空地上重新盖一座房子,毕竟这几年发大水动不动巷子口淹满了水,出行不易,着实着急。 我和父亲商量后准备在捱兀渑里的自己空地上盖做房子,那平坦,交通也方便。我们请了邻乡的阴阳师看了看风水,确定了房子的布局,看了看土地的风水格局,老师傅一本正经的面朝北方,肃穆而立,嘴里叽叽歪歪了许久,然后压低本来就低沉的声音,说到: 地不错,就是有点野,估计得做个火事! 父亲点点头,递了根自己都舍不得抽的纸烟: 您看着办,我们都同意! 法师看了看房子开工的日子,父亲便和我开始准备盖房需要材料。那时盖的是土坯房,材料基本上是自备。还好我做过窑洞的长工,这点事便没有难倒我。 到动工的当天,我准备了大大一串鞭炮,那震响不输任何一家该有的排场。 屋子建到一半,不料碰上大雨,刚建的东墙塌了,我急红了眼,用本地流传的骂人金句数落匠工,父亲起初也很生气,但想到天意难料,叫我别太埋怨匠人。 天放晴以后,大家伙兜着饱满的热情开工,加快了施建速度,半年后新屋落成。父亲和我请匠工们大吃了一顿,放了放彩花,庆祝了一番。我永远记得第一次搬家的场景,大姐笑得合不上嘴,二姐摔坏了一个花盆,这要放在往常,母亲定是饶不了她。母亲说搬家就像一次播种,对新家你得有期望,这样将来才会有收获。搬家那天,天气记得是很凉爽的,春季的花香漫在四围,一个新的生活即将开始,我也准备辞去长工的活,自己和族人合伙烧窑,自己当头,这样赚得稍微多点。父亲对我的想法想来支持,我第二天就筹划了。后来改革开放,我准备出去闯一闯,带着我媳妇起外地经商,混得不错,回家重新把房子归置了一番,我觉得自己终于有点该有的样子了。生活对于我们,这样算不错了吧。
父亲
相关推荐
img
| 个人问题
因为怕父亲受别人欺侮,更怕后爷爷对父亲苛刻,奶奶尽最大可能呵护父亲,有时不惜溺爱,甚至造成了父亲后来性格上的一些弱点。父亲的童年一定是极度缺少父爱和安全感的。 初中还未毕业,父亲就被后爷爷送到县城学习...
热度 598
评论 2
img
| 封面故事
这个时代,父亲们必须重新寻找他们在家庭中的位置(视觉中国供图) 一直以来,我们撰写过许多与家庭有关的封面故事。在绝大多数时候,我们将目光集中在孩子身上,引导父母们关注最新的教养理念,反思原生家庭如何...
热度 4074
评论 11
img
| 个人问题
文·王志广父亲晚年患了老年性痴呆。这一疾病始终折磨着晚年的父亲,直到去世。父亲晚年感到最后悔、最自责的事情竟然是他在我小的时候多次打过我。 记得孩提时,大多数时候是父亲在家给我洗澡。三四岁时,我的逆反...
热度 2242
评论 1
img
| 个人问题
今天是父亲走后的第14天,我们站在焚烧炉边默默注视着灰烬。“今天烧得挺好,都燃尽了。”我打破沉默。 “是啊,希望他在那边不会受苦了。”哥哥回答着。 理智告诉我,父亲已经永远地离开,我们此生再也见不到他了。...
热度 517
评论 2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