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两三钱的人》(十五)
文 · 昏鸦派
————————“我是爱你的,女人就像树皮捆绑着树干就像泥土痴迷着腐烂我不会和所有的春天一样,在夏天哭泣我有道伤口在秋天出没鲜血流淌着冬天的快活”————————“你说说看,那个田可卿贪你什么,你知道的,在你面前,我一向讲话比较直白。”陈景然轻轻叹道,“一个女人喜欢一个男人,肯定是看上男人的某一个方面,或者是有某一个地方吸引住了她,所有的爱情都是在一瞬间发生,然后才蔓延开来。”“田可卿看上自己什么?”陈是之脑海中回荡着这个问题,想着想着,像是被忽如其来的狂风搅荡着,本来平静如镜的湖面顿时一片混乱。他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回答出这个问题来。“柿子,难道你就不想拥有持久的爱情?”陈是之喃喃着,“持久的爱情......”“兄弟,我知道,你很有才华,而且有文凭,硕士学历啊,我希望你发挥自己才能,运用自己的优势,你要去实践!总会有一份事业让你拥有更好的发展,又不会阻碍你去追求理想。”“不行,不行,文字才是长生不死的!”说完,陈是之又陷入了遐思。他有自己的坚持。陈景然满不在乎地说着,“长生不死,那又何用?你现在都过得艰难,等你死了还能享受?人生苦短,及时行乐,这句话可不是没有道理的。”他没有在意陈是之的失神,继续说,“你首先得有所成就,有所建树,才能够保证你想要的女人是真心、全心全意的和你在一起。”陈是之用力地晃了晃头,“我觉得可卿是真心的!”“你觉得?你觉得你觉得的就是真的?”陈景然笑了起来。陈是之忽然觉得自己浑身乏力。是啊,他也不知道田可卿对他就一定是真心的,只是感觉而已,就算是她说过的“是真心”,一向情商自诩很高的他,都是认为女人的话不能够相信很多。“你我都清楚,现代的社会,换对象如同换衣服,不合适,那就换,就跟叫了个外卖一样,不合胃口啊,哼,差评,然后扔了,去别家店叫过,如今的现代都市人,不甘于寂寞,不甘于平凡,心浮气躁,没有持之以恒的勇气,这样的人类爱情,不要也罢,你还在坚持什么?”“我从来不相信所谓爱情。”忽然,陈是之抬起了头,“景然,今晚你为什么对我说这些?你是觉得我不适合可卿?”他也没有坚持什么爱情,他知道,爱情只是虚无缥缈的存在而已。“我和啊倩聊过你,她知道你是我最好的哥们,也对你很关心,她向我问了你的一些具体情况,她爸爸认识市教育局的领导,你有硕士文凭,还有作品发表,她建议你完全可以去大学里当个讲师,我也觉得不错,大学教师这份工作,应该是目前为止最适合你的。”“钟倩关心我?”陈是之一愣。他甩了这位千金大小姐,钟倩不是应该极恨他才对吧。陈景然显然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继续说,“啊倩虽然有点大小姐脾气,但是她很善良的,她关心我的好哥们是理所当然。就是因为和她深入沟通后,我才觉得她的提议不错,最重要的还是具备可实施性,所以我才想你做些改变,想劝你去当大学讲师。”“这个,你说的太突然了,景然,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去工作。”“我知道,但这次是不一样的,不是吗?你喜欢文学,喜欢写作,工作可以兼顾,这并不冲突。之前是没有这方面的人脉关系,现在有了这个机会,我觉得你应该好好把握住。”陈景然真的是替陈是之着想,不然,他哪里会说这么多,就是为了劝陈是之去改变,去接受。“我还是觉得太突然了。”“我也没要让你立刻答应,我知道对你来说,是有点突然。但是,你要想想,啊倩可以利用她家的关系来为你搭条线,然后到时候和市局领导、学校领导一起出来见个面,吃个饭,这些交际的事情交给我和啊倩,你只要同意就可以了,你又不是没有能力的人,完全能够胜任这份工作。”陈是之拿起咖啡喝了一口,旋即揉了揉眉心。他没有开口,他在考思考着。他想不到钟倩对他这么关心,竟然会想到这样帮他,难道钟倩真的是真心爱着陈景然,而对他完全释然了?没有在意陈是之一言不发,陈景然喋喋不休地说着。“至于编制问题,有关系还不容易搞?主要你的条件蛮不错,容易操作。”“柿子,别担心其他的问题,更别反感你是因为找关系才得到的工作,别想这些没有用的,这个社会就这样,你不这样做,别人也一样会这样做。”“你这样不工作,算得上是专职作家,可是,却没有去评职称,你进入的那个作协啊,我觉得你若是进入了体制内就得好好利用,评评职称还是不错的。”“我听我一个朋友说,省作协的副主席,都是厅级的待遇了呢。所以说,行行出状元是没错的。”“别想着不与世俗同流合污之类的思想,兄弟,人在社会,就得认清社会的游戏规则,只要在规则之内,怎么玩都可以。别想着那些古人所谓的清高,这个世界如今的社会,清高是根据你的地位来看的,你属于平凡人,没有单位职务,清高给谁看?”“我看呐,这个世界......”“打住,打住,景然,你今天话儿有点多啊,又没有喝酒,看来恋爱果然使你与众不同。”陈是之敲了敲桌面,他怕不打断陈景然说话,他会一直说下去,“我也不是清高,我只是不习惯,也不喜欢阿谀奉承那些。我不是个八面玲珑的人,连四面玲珑我都做不到。”“我话多还不是为了你,想你有更好的发展。这份工作又不需要你阿谀奉承,你只需要做好分内工作就好了,放心,别担心这个。”“知道你是为我好,先替我谢谢钟倩,好吧,让我先考虑一段时间。”“抓紧时间啊,有些位置是不等人的。”陈是之点了点头,“好。”“那你有了什么想法打电话给我,我差不多得去接啊倩了。”陈景然看了看表,站了起来。陈是之也跟着站了起来,“我们一起走吧。”走了几步,陈景然突然回头问,“对了,柿子,你的那个凌佳呢?最近有没有联系?”凌佳是陈是之的前妻。想到凌佳,陈是之的心就感到一阵阵疼痛。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很久没有联系了,也不知道她的近况。”“没有联系,不知近况,对你们来说,便是最好的结果。”陈景然拍了拍陈是之的肩膀。两人并肩而行。
爱情
两性
相关推荐
img
| 封面故事
一方面是“女德班”的卷土重来,一方面是科学研究及传播两性、婚姻、家庭的学者们的声音长久被压抑和曲解,中国的“性社会学”依然是一片亟待开发的广袤土地,中国人在走向科学、自然、健康的两性观、婚姻观、家庭观...
热度 3854
评论 4
img
| 封面故事
在文学评论家的笔下,焦仲卿和刘兰芝的自杀殉情,是古人追求性别平等、爱情自由和婚姻自主的先声。不过这个说法过于乐观。从东汉末年到清末,这1700多年,女性并不是更有权利了,爱情也不是更自由了,婚姻更不是更...
热度 3755
评论 4
img
| 封面故事
地球爱情里,性别差异是一个太过自然以至被我们忽略的前提。同性恋、双性恋也并不例外,因为他/她们同样在意性别一个思想实验 “新生儿呱呱坠地的时候,我们问的第一个问题会是什么呢?” 这是初到格森星的考察团...
热度 4653
评论 3
img
| 封面故事
”对于这样的青年来说,他们渴望塑造自己成为“新人”,无论是爱情、事业,都要在一种全新的现代观念里去展开,面对的问题,也要在这个前提之下来解决。强调个性解放,强调灵魂自由,追求灵与肉的和谐,都是题中之义...
热度 856
评论 2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