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中产中年男的碎碎念
文 · 潮流
如果以上帝视角审视,我的一天通常是这样开始的:早晨,在女儿比闹表还准时的要喝奶的叫声中,一家人起床,妻子做好了两个孩子的早餐,送他们出门。我开着我的SUV,来到办公室。作为一个中层,除了应付各种会议、上级各种指令还得提防随时想上位的下属。上司是个年长于我风韵犹存的中年男子,我手下的两个小姑娘总想越俎代庖直接向他汇报工作,中年男上司和低两个级别的年轻女下属有种天然顺畅的沟通渠道,然而在我们这个小城这种人浮于事的机构里,一个人想得到领导真正的庇护,除了家族背景、给钱了、就应该是男女关系了,靠工作能力和人格魅力乃至天时也并非完全不可能,就曾经有人工作超级努力乃至损坏了健康经常住院,从而获得了晋升。所以,哪怕偶尔下属们会有不懂事的行为,并不能对我的权力造成实质损害,但防微杜渐还是必要的,毕竟,能获得目前的地位,也是我自己的各种血泪换来的。再说,如果连他们都应付不了,我又如何能再进一步?提到进步,也算是心理的一个痛点了,中年危机感的来源就是索然无味,原因无外乎没有进步。什么叫进步?有新鲜感的优于昨天的自己。那种业务竞赛得到名次、某月的销售额得到突破、某报登了我们的业内先进做法等都是些老掉牙了的、年轻时就被玩坏了的毫无新意的东西,怎么找到进步点?像马克斯那种把火箭送上天,像王石那种功成名就后探索各类极限运动做法,都不是我这种普通中年人承担得起的,能承担得起的健康的追求里,想来想去成本最低的居然还是学习,只是,这种学习应该升级了,好比一个初级律师学的是如何运用法律,而一个进阶的律师学的应该是如何第一时间找到法律的漏洞并找到合适的人脉让知识真正为我所用。此刻坐在咖啡厅打下这行字的我,为自己的想法点个赞。 好啦,该写到下班时间了,应酬是必不可少又等级分明的,部门经理的聚会里,偶尔如果有两个职员,应该是活跃气氛的年轻女孩;如果万一聚会里有高一层的领导,那基本他就该是聚会焦点了,“不信但看杯中酒,杯杯敬向有钱人”,成年人的社会就是这样,这也是每个想得到关注的人都不得不努力向上的原因,靠玩耍个性获得眼球是未经世事年轻人的游戏,中年人,看重的是资源,是把事情真正办成。一天结束回家时,有时会碰到妻子气恼儿子的作业又粗心了,或者部门女同事如何排挤她,很奇怪,职场里,为难女人的最多的还是女人,而媒体上女人们却成天喊着女权喊平等……当我躺在床上那一刻,总有种不真实感,场景变幻,我不停穿梭其中,喜怒哀乐内心波澜已经越来越少,但只要生命还在,这一切还会周而复始的继续着……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