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曼简史(连载三)
文 · 张日
变奏家乡的公共汽车总是很松快安静,总是有座位。夏日敞开车窗,含着草味的凉风扑面,真就想一直这么坐下去,管他到哪里。轻灰色的棉布裤子,网扣的碎花短衫,这是陈香所能回忆起的最后的一身素色,后来常常怀念这身旧衣。汽车驶过校门口,绿色的霓虹已然熄灭,昨夜的一切了无踪迹。送给班主任的一坛乌镇三白酒捧在手里,这个号称 色狼 的老师给她的印象总是亲切,他和父亲握手时陈香看到的是两个喜爱她的半老男人。她把昨夜看作是生命中的一个大站,昭昭似乎是她的启蒙恩师,一朵严丝合缝的花苞裂开了一瓣,一线阳光射进花心。有种失身的悲壮,有种成了女人的自豪。北京的公共汽车总是很拥挤吵闹,总是没地站。即使最严寒的冬日也依然挤得热血沸腾。这样热闹的汽车载走了妈妈,陈香开始了独自一人的大学生活。像是命定般的,闹剧从第一声锣鼓就开演了。没有四个季节,只有多事之秋。正当看老乡会的告示时,旁边一个男生询问自己的籍贯,听罢后便闪电一样地从屋里拽出一个眉清目秀的男生,说你俩是老乡。拉了几句家乡话,互留了手机号,从此便是丝丝缕缕的联系。这是陈香唯一的一次一见钟情,从此便成了剃头挑子。十一长假二人都没回家,相约去天安门看夜景。那男生走路时两手握在体前,反复地打量陈香,夸说她经过军训长个了。公车上他用胳膊抵着周围的人,给陈香撑出块容身的小空间。旁边有人起身他就马上把座位抢来给陈香。过马路时不管是宽使窄有车没车他都握着陈香的手臂,说着 你跟我走 。吃饭时陈香不用动筷子,菜肴就会到了她的碗里。吃肯德基时他必要每人吃两个汉堡,然后给她拿着没喝完的饮料领着她穿街过巷。晚上的一条 梦到我吧 的短信像句咒语一样在陈香的梦境里应验。白天的陪同上课使她赚得好些女生羡慕的眼光。出去参观时他把新买的相机借给她当玩具。她生病时他从课堂上奔出来给她送药。那是一串美丽的日子,件件小事甜蜜如糖,纯净如珠,陈香串成项链来珍视。他每为她做一件事,对她说一句话,她都反复琢磨,像璞打磨成玉,越想越美,越想越真。她把这些告诉给老朋友,每讲一遍就精彩一层,情节描述得愈加动人,措辞运用得愈加美妙。所以越是排在后的朋友听了越是羡慕,排在后的又必然不是最熟的朋友,加上恭维,给她婚礼般的祝福。当然,也有的朋友听了觉得这是些稀松平常的事,但那是他们不解风情,陈香不会信他们的话。当陈香确定这所有的一切都是爱的表示后,她唯一要做的事就是等待,等待那意中人的真挚表白。她能预见到那一刻的心跳,她怎样的脸红,她该怎样措辞来佯装矜持却又饱含情意,给他勇气让他说出更海誓山盟的许诺,让他苦口婆心地求她,然后她再感动得热泪盈眶,伤感而又幸福地点点头,然后是两个人的长久而热烈的相拥。让她如此确定这是属于她的爱情的是她把这事告诉了洛云。昭昭拥吻她时她都深感对不起洛云,现在她能把爱上木东告诉给洛云,说明她是真的动心了。一旦动了心以后,陈香就死心塌地的把自己的命运与木东连在一起了。初遇的那天她刚刚送走了母亲,回去马上就遇到了木东,这不是天意是什么?在自己第一次孤零零一个人时他来接管自己的生命。 我从没和女生走得这样近过,我不知道我们会走向何方。 当一天晚餐匆匆散去之后,陈香的追问下木东这样的回答,陈香断定这就是暗示,木东需要她来给他点勇气。 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你会怎么想? 陈香为自己的勇气而赞叹。 如果我说我爱你,你会怎么想? 我会感到很幸福。你会这么说吗? 我不会。我没有勇气来爱你。我配不上你的,我要是能放下自知之明,就会和你在一起。 陈香幸福又苦涩,她心疼起这个柔弱自卑的男生。她要给他足够的勇气和温柔,让他承起这份爱。其实事后没多久陈香就明白了一个道理:说 配不上 是一个男生用来拒绝的绝好借口。 我发现我已经爱上别人了,我们还是做普通朋友吧。 在屡次婉拒都被陈香误解后,木冬终于和盘托出。陈香一心认为这是木冬在找借口,心里还怜爱地叹到这孩子根本就不会撒谎啊。可当木冬说出了一个女生的名字时,陈香的心重重地一沉。她像只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发疯一样地打木冬电话,那头只是一声声尖厉的拒听风音。拨了十几次后,终于有串陌生的数字打进来。接起,是木东的声音。 我睡了,明天再聊好吗? 你没在寝室! 我……在寝室啊。 这不是你寝室的电话。 我和你说过我寝室的号码吗? 后面是7842! 陈香在此表现得太过精明了。她继承了母亲二姨们当侦探的天赋。难得糊涂啊。为什么一定要把所有的事都说破呢?为什么不就着人家给的台阶下来而非要摔得头破血流呢?那晚见到的木东,已全然不是了陈香认识的那个天真老实柔弱的爱人。他判若两人似的说着最残酷绝情的话,他的眼睛里再找不到了那种温情的柔光。陈香用手狠狠地扳过这抽了疯的人的脸,大嚷着要他看着自己。木东眼神定定地盯着陈香,没有半点躲闪。 我今天的话都是真的。本想等你说放弃,可你没明白。我不知该怎么拒绝你。 你从没喜欢过我? 曾经有。 你这‘曾经’也太快了点吧! 我就是靠骗人活着的! 陈香拧劲上来时打算死缠到底。木东今天不说出回心转意的话来她就不罢休。她相信自己的口才和魅力,从小到大她想要什么都可以轻易得到,精神的和物质的。事情到此她还是相信木东爱她,只是出于某种原因不能答应她,她决意打消他的顾虑。她拉过他的手,她贴近他的脸,她让他再抱一抱她。抱住了她就不放开,直到他心软直到他撕下伪装。然而木东没有面具可摘,他今晚说的都是真的,他一把推开了她。黑夜里校园工地上丁丁梆梆,木东求着哄着陈香回寝室去,像哄小孩一样叫她宝贝儿。陈香只坐在路边不肯走。 你这样我都想要占有你了。 木东过来拉她起来,她甩开手定定地坐在那。木东一气之下转身走了。陈香将头伏在膝上,等着木东再次回来求她。可是他却没有回来。茶仙 你汗毛重吗? 几乎看不到。 汗毛重的女生在这方面比较强。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低级动物,没进化好呢呗。 洛云把一条腿骑到陈香身上,双臂更紧地搂住她的乳房,像是《西游记》里的晃金绳一样的捆绑住她。 你总这么桀骜不驯! 他吻着她的脊背,含着她的耳垂,用舌尖舔她的耳蜗,向她的耳朵深处匀称地呼气。 这样你都没有反应?以前补习时的那个女生,她向我耳朵里呼气,我的脑子一下子就麻酥酥的了,身上也热起来。 他又亲吻她的乳房,戏称她的乳头为小黑豆,然后吮吸它们。最后他失望地说: 你像根木头一样。太被动了,你就不能主动点。 我又不想和你做那件事,怎么主动啊? 嗯……但是我觉得你很激动,你出汗了,而且,你刚才湿了。 从没遇上过瘾这么大的人。是男人也不是个充分的借口。我就碰到过这么一个大四的男生,他好像一点这方面的瘾也没有。那一夜缠着他在外面过夜,于是他带着自己到宾馆开房。睡下后陈香捂着被子低声哭,怎么也哄不好,于是这大四男生搂着她睡,像个哄孩子睡觉的阿舅,没有越雷池半步,甚至连碰碰她的皮肉都没有。这个人就是茶仙,得此雅号源于一手品茶的本事。于是陈香每天换了不同品种的茶叶来刁难他。他先观其形,再咀其味,闻其香,品其气,最后报其名,有时竟能报出大致价位。陈香喜欢看他咀嚼茶叶细品其味的认真模样,眼睛小小的炯炯的。有时他报的略有偏差陈香也含糊过去,帮他成就了 茶仙 之名。茶仙另有别号 脑神 神章 ,分别源于会修电脑和篆刻图章。他是个灵巧和沉稳的人,总对陈香展现成熟男人的大度和周到。于是陈香放心地让他来做自己的酒友。陈香在外独酌时,他知道了就马上赶过去,陪伴她或是接回她。第二天责怪她怎么又不乖不听话。在他这里陈香可以尽情地撒娇,受尽了宠。与茶仙相遇是在和木东闹翻过后。那段唯美的爱曲变了调,茶仙恰似一段温婉的过门,搀住陈香从急速变奏中缓和过来。周末时他会约陈香出去玩,爬山时提醒她不要穿裙子。下了公车正是烈日当头,他走进一家小店为陈香买了一把粉红色的遮阳伞。圆明园里游人如织,来到复制的青灰迷宫,二人一前一后地兜圈子。终于到了中心的亭子,茶仙拿出借来的相机要给陈香拍张照,陈香却一把夺过,要他撑着粉红雨伞扮妃子。划船到达一座小矮桥下,陈香逞能要开船过 峡谷 ,结果搁浅在水道中轴线上。陈香一半幸灾乐祸,一半焦急慌乱,茶仙却不紧不慢地脱左脚的鞋袜,一手掌舵,一手抓扶手,探身出船舱,脚踩在水底用力一蹬,叫陈香踩上油门,发动机突突地响,一场船难救援成功。茶仙皮肤很白,刚刚出水的那只左脚似朵睡莲。那晚陈香第一次喝了小二。一瓶下肚后才告知茶仙这是她第一次喝白酒。尽管醉眼朦胧,她还是看得真切茶仙惊讶的神情,她喜欢看他为自己着急的样子。 你现在安慰我,可你知不知道你的女朋友现在也正这么难过?! 我们不提她。 茶仙语气还是那么平和的,小心地抓住陈香的手,那指头尖尖的手砸在了烤肉盘里,蘸得油汪汪的。出酒店的门时茶仙一脚踩空跌坐在台阶上,陈香拍手指着他大笑: 你说,到底是谁喝高了! 茶仙看着她红扑扑的脸上还挂着残存的泪珠,无奈地摇着头起身。宾馆标准间的另一张床上茶仙已经睡去,陈香怀念死了昭昭抱着她的感觉,她需要那种温暖。木东没给她放声痛哭的机会,从那起一直憋闷。现在她想哭,却找不到眼泪,于是她边抽泣着边寻找。黑暗中有双厚实的手把陈香的被子掖紧,把她卷成个寿司然后搂在怀里。陈香和他讲木东的事,讲洛云的事,讲父母的事,讲萝伊的事。 那件事真的不是我说的! 陈香委屈地作无意义的申辩。 你就不能不想这么多。 茶仙从后面抱着她,用温和的手掌抚摸着她的头痛。 我也和你说说我以前女朋友的事吧。她很活泼,总逗我。有天她来找我,没说话就哭了,原来是她和男友分手了。正所谓日久生情,我提出要和她在一起,她答应了。刚开始的那段日子很快乐,我用尽全心去喜欢她。可是后来我发现,她和以前的男友还总联系。当然,在我追求她之前她就告诉了我她已不是处女了。我让她不要再和那人联系,谁想她却大发雷霆,说我干涉她太多了,并提出分手。 我追到她家楼下,她就是不下来见我。我的倔劲也上来了,在那坐了一夜。天亮时她来见我还是要分,我掉眼泪了,她却说我装可怜。 在我最动情的时候,她竟然说我是装可怜! 陈香知道那个女孩直到现在还在求着茶仙,可是茶仙不卖给她后悔药。茶仙让陈香枕着他的胳膊,一边搂着她一边还提醒她别有什么想法。他已被折腾得够呛,睡熟后脑袋沉甸甸地压在陈香肩上。陈香擎住没有动,此刻这是个依靠着她的男人。 我们还是保持点距离的好。 茶仙留下这句话时,陈香心里最聪敏的地方已经确知了以后的事,但人总是先知后觉,车轱辘还是在泥坑里滚,一往无前地做着愚蠢的事。 给我个机会,让我来喜欢你。 这不是游戏。 你是怕重蹈覆辙吧? 不是。我对你没那方面的想法。对不起。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