砸门
文 · 张日
文/张日 我不是读书的材料 活着没意思 ,几句散散漫漫的牢骚此刻在母亲心里竟铸成了尖刀,刺痛得她发疯般地捶打家门。邻居出来了,不解地盯着她,一边又苦口婆心地劝着她: 门敲得赛打雷,屋里肯定是没人,有人的话早就听见了! 他们不知,母亲心里再确定不过,自己的宝贝女儿就在门的那一面,可为什么就是不来开?!是不想开?那么她是不好意思见我了。要么是厌烦我的劝慰和鼓励?女儿从小优秀,手不离书,是众人口中的秀才。因着成绩好,在学校里听了多少表扬啊!每次家长会都是我最骄傲的时候。总是情不自禁地想,这个小孩子将来会成为梦想中的我,一袭白衣,在医院里忙忙碌碌。每每和她讲起自己的这个未竟之梦,我都激动地直觉好像就在明朝破晓,这个世上最像我的人就会披上一袭白衣。也是受累于这个白得空洞的梦,我没同意,甚至是武断地打断她想读文科的打算。她是恨我吧?所以把高二念得一塌糊涂,以此来报复我?理科实在读不下去,只好又转回文科。刚转回文科班的那次考试,她多么出色啊,同学们见了她都叫她 奇迹 。她是要以此来让我后悔和惭愧吗?如果是这样,我倒宁愿永享这份甜甜酸酸的感受。可是奇迹毕竟转瞬即逝和难再重逢,这最终的高考不就是证明。她去参加了几个同学的升学宴,因为不想人家看出她小心眼。可是那样的觥筹交错怎么能让她不觉得相形见绌?那些赞美和祝贺本该属于她的啊。她肯定觉得委屈、难过、不公平,肯定厌恶下一年的补习、再一次的高考。她甚至怀疑自己的学习能力,说什么她 不是读书的材料 。这个话放在从前我怎么也想不到会从我女儿的嘴里说出!她会不会因此感到消沉,忧郁?因为在她的小小的世界里还没有其他的什么东西能转移或填补升学失利的这份失望。天哪!昨天散步时她说过 活着挺没意思的 ,她,为什么这样说?她怎么还不开门,是不是听不见敲门声,是不是……我想这就是母亲在门外砸门时脑中闪过的念头。在这些思绪的尽头,她一定想到了我的自杀,想到我或者上了吊,或者割了脉,或者吃了药,或者跳了楼。这也是后来我开了门后她看见我还好好地活着时发疯般地噼里啪啦打我抓我又挠我,最后又抱我的原因。我没有母亲那么丰富和灵敏的触角,能在一瞬间就迸发那么多的想法和推测。我是在事后很长时间才猜想出她当时可能是这么想的。其实那天骄阳刺眼,蝉鸣震耳,夏日特有的闷热和宁静让我在茶足饭饱的午后睡得烂熟。熟到都没听见母亲声嘶力竭的砸门声。但我应该感谢这砸门声。如果没有它,我恐怕永远也体会不到我在那个夏天里不经意间流露出的一点消极情绪和几句轻描淡写的牢骚会在我母亲的心里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我想起二十四孝图里的古稀老莱,为了消解父母的忧虑而装扮成天真烂漫的孩童。他似乎无意间同我这无病呻吟引起父母颇多担心的任性孩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我的印象中,母亲一直都是个倔强而独立的人,聪明豪爽,精力充沛,细到工作上的机械制图、家里的针织线纺,粗到修门锁、换煤气罐,哪一样都不在话下。我从不知道,她也有这样脆弱这样敏感的一面。原来母亲为了不引起我对落榜的失落而一直隐藏起自己的不安,相反却一味地安慰我哄我开心,直到那个敲门不应的午后才不禁爆发。后面的故事很简单很普遍,我在补习班遇到了夸奖我的恩师,结识了有趣又知心的同学,坐进日本人盖的炮楼模样的教室,嗅到雨后房檐下小蘑菇的土香,第一次体会到集体住宿的苦乐,也是第一次品尝恋爱那甜蜜的忧伤。第二年夏天高考,水到渠成,任何一个不无病呻吟、不辜负春光的人都能做得到。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