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昏灯火话平生
文 · 张日
每次读丰子恺的散文,总是心情平和悠然地陶醉其中。原本很平常的琐事,在他的笔下就都有了味道。初次得知丰子恺,是在书店偶翻得一本《缘缘堂随笔》。黑白相间的水乡景色,其间穿插着这位散文大家自画的漫画。他的漫画一如他的文字,寥寥几笔,饱蘸着家常的情味。画的都是熟进心里去的日常琐事,像采青梅、小酒馆、少女凭窗看春燕……平时没有留意的繁杂事,竟在他的笔下让我体味到无处不在的人间情味。画如其字,他的散文平实质朴,清新自然,密细净洁的笔墨淡淡描划、娓娓叙述,幽深的哲思大都缘起于平常事物,玄妙而清醇 就如一首首的小诗----带核儿的小诗。你将诗的世界东一鳞西一爪地揭露出来,我们这就像吃橄榄似的,老咂着那味儿。 朱自清如是说。我觉得丰子恺的文字带给我的感受是轻快中藏着厚重,随意中夹着隽永,凡俗中透着大雅,平淡中裹着大美。他掌握了散文的金钥匙:纯朴,自然,真挚,悠远。我在浙江小住过一些时日,江南小镇的闲适宁静令我痴迷。穿过窄窄的小巷子,时断时续地飘来百姓房里的淡淡的霉味。那种潮湿的气息让人觉得舒适而熟悉,陈年的旧事就在其中酝酿着。子恺先生的家乡在浙江嘉兴的石门湾,我没去过那里,但那景色、环境和生活气息应是相差不大的吧。因此,每当经过这样一间敞着门的民居,隐约能望见那家的堂屋,就会想起他给缘缘堂写下的那些文字。 堂前有呢喃的燕语,窗中传出弄剪刀的声音。 每当春天来临,心儿也随着柔风和煦的飘扬,心情似乎随着嫩芽萌发生长起来。燕语连着人语,那弄剪刀的内人不知可是为家里人缝制好了新一年的衣衫;夏日里红了樱桃绿了芭蕉,闷热的天气到了夜晚也不含糊。常见房舍门前支起的竹桌,男人们敞怀披着布衫,一边摇着蒲扇,一边小酌淡酒……这样安逸的生活并不是永恒,水乡人温和的性情也绝非懦弱。在诀别缘缘堂的时刻,子恺先生没有郁郁悲观,没有靡靡之音。他的文辞充满着慷慨豁达,为心爱的老屋的毁掉而感到光荣,并坚信 不久一定团聚,更光荣的团聚 。乱世终归是过去了,早年生活的点点滴滴却时常萦绕脑畔。多年以后,他仍会念念不忘缘缘堂的一草一木,津津乐道堂西书室里的 草草杯盘供语笑,昏昏灯火话平生 的对联。他是缘缘堂为他的伙伴,是把她当人来看待的。他怀着这种佛家的心肠,视草木皆有情愫,待虫鸟亦感亲近。因此才有《风物雅拾》卷中描写蝌蚪、蜜蜂、养鸭、杨柳等世间万物的洋洋洒洒的文字。早知他的一卷《护生画集》,时常寻觅,希求捧阅。丰子恺叙述的童年琐事让我不禁回想起自己小的时候。他故意吵闹着和姑母们讨米粉包子吃,追逐五哥哥跌了一跤,在左额上留下梦痕。还有那个王囡囡,孩童时代的形影不离,到成年后的形同陌路,这一句不知触动了多少人心里的那块最软的地方。小时和我住在一条胡同里的那些伙伴们,我们轮流扮演老师,讲课的一脸严肃,听课的探头倾身,都是最专注的神态;到了买秋菜的时候,一家来了菜,一群孩子涌上去,都使出最助人为乐的架势,一起帮着搬运。那些大白菜,在谁家的墙边砌成了小矮墙,又进了谁的肚皮。然后,一群小人儿忽地长高了一截。原来,即使是相差几十年、相隔几千里的人们的童年也是有如许多的相通之处的。当然,在老屋西北角里的八仙椅子上,总有那母亲的坐像----眼睛里发出严肃的光辉,口角上表出慈爱的笑容。她是母亲,又是父亲。子恺先生的散文,其柔曼语境,参悟世道奥妙,抑或清澈的牧笛声,还是淙淙的泉水声,虽不得而知,却最易感动的。 其妙正在随意挥洒,譬如青天行白云,卷舒自如。 散文不能为写而写,亦步亦趋,全然出于心意罢了。
丰子恺
文化
相关推荐
img
| 文化
作为中国新文学运动的先驱,当时在春晖中学主持教学的夏丏尊已经是文化界德高望重的人物,他很快召集了一批文人作家来任教职,他们当中有匡互生、刘薰宇、朱自清、朱光潜、刘延陵、刘叔琴等。由于春晖中学就建在浙江...
热度 1160
评论 3
img
| 文化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丰子恺研究者张斌说:“从1930到1937年,丰子恺回老家修建了缘缘堂,那个时候就想赋闲在家,写写画画,过田园诗人的日子。而这种理想生活其实一早就在丰子恺心中埋下了种子。”上海的花花世界...
热度 2033
评论 1
img
| 经济
郭彤对我说:“这些小品类的书札文稿,相比于我们这两年过千万、过亿元的大拍品,价钱上只能说是非常小的一个部分,但是在大家重建文化、重建精神的时候,这种生活的小情趣反而被突出放大,成为现代人所追求的一个...
热度 568
img
| 文化
因为看了丰子恺的《西洋建筑讲话》,他想学建筑。到了第二学期,发现自己兴趣不在建筑,都在读诗、看小说,于是决定转系,那时正值国难,他对人类命运很关心,以为学历史能更好地理解这个问题。他希望通过学习历史...
热度 12477
评论 3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