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回忆
文 · 倩倩
四年前,刚大学毕业的那年秋天,我早已知道自己将要去一个偏僻的地方支教。九月开学季,懵懂的我就迷迷糊糊踏上了遥远的征程。带着美好的憧憬,带着远大的理想,带着一颗因助人而乐的跳动地更加热烈的心脏,上路了。 早上从家出发,到了五点半来到了那个县城,累得不行,但又兴奋不已,因为坐在了从县城去乡里的班车上马上就要到学校了。真是经历了长途跋涉才达到,我看着四周已发暗的天幕,在颠簸中绕过两个大大的山沟,我来到了自己将要大展宏图的学校,我就要成为一名老师。 但是到学校的第一晚我的远大理想被现实折断了翅膀。我在一间僻静的不熟悉的房间里,铺好床盖,心情复杂,是累,是害怕,是失望,是落魄,不知怎地,忍不住地,彻彻底底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大场。在那个遥远的地方第一个秋天的夜里,没有心情也没有胆量去看星星。只是揉搓着发红的双眼,哽咽着想了很多,慢慢安慰自己:既来之,则安之。 秋的印记在乡下是很浓重的。只是那时的自己忙着适应,忙着学习怎么当老师,忙着学习怎么自己一个人在外头生活。很快九月过去了。现在想想是太过匆忙和慌张,所以忘记了多看看天上多变的云彩和黄昏里的夕阳-这个乡下看起来更美更涤荡心灵的景致。九月底,县教育局的人来听我的课。我很紧张,但有一个人比我还紧张。他就是我的师傅-专门负责带我的张老师。为了备好这节课,他给了我不少指导和帮助,很是用心,恨不得替我上去讲。害他急成那样我也觉得有亏欠,再我讲完那堂课后,他向我伸出了大拇指,展现了特别纯真善意的笑容,那笑容我至今没有忘记。每每记起,都是暖的,真切的,热烈的。那时的自己算是最有成就感的,不辱使命,光荣完成任务。 十一过后,我们几个同事相跟着,大中午的去学校外头某个荒芜的院里摘柿子。这事听起来就让人激动。看啊,那红通通的挂在枝头的柿子,一颗颗看着真喜人真甜,恨不得立即塞在嘴里尝尝甜头。我还在感叹之际,两个男同事已爬到树上去了,软一些熟透的就小心翼翼递给我,而有点硬的就直接扔到了地上。我们提着两大袋柿子兴高采烈地走了,留在身后的那个荒凉的院子不荒凉了,映在心底的是那一片红和几棵给人甜甜滋润的柿子树,还有同事的深厚情意。这点暖在那个秋天延续了很久,接下来的几星期,我的心都是暖和的。后来我遇到了村头渐红的枣树和已经结子的花椒枝,还有晒在水泥道路边的金黄的玉米粒。每到周末,我就一个人摸索着,去熟悉这乡里的一切-大自然的美景和村民的生活。他们简单,质朴,总是憨憨地笑,大声地打招呼,很容易被这份热情感染,也因当地人的淳朴变得更简单快乐。那年的秋天,是难以忘记的。我看到了黑夜里最亮最多的星,体会了为人师的责任和不易,感受到了同事的关怀和学生们的可爱与可恨,村里秋天的风的坦荡和爽朗,就像那里的村民。还因为那是我呆在那里的第一个秋天也是最后一个秋天,所以一切都回不来了。但却刻在了我的脑海里,历久弥新。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