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生而为女人:圆圆姐
文 · 做梦都是假的
我跟圆圆姐是小学、中学的同学,也同住在医院家属大院,上学放学几乎都粘在一起。圆圆姐比我大一岁,个子也高我一个头,她泼辣果敢,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而我文静胆小,遇到极小的蠕虫都要找她帮忙打走。她曾带着我探索河道,走到河中央,河水没过我的大腿还深,她一咬牙把我背在背上,一脚深一脚浅地硬是带我淌过了河。现在回想那不可测的河水中可能潜藏的水蛇、旋涡等各种危机也是要后怕的。初中的时候,圆圆姐喜欢上了一个同年级男生。她把她收到的情书给我看,一向冷酷而不失俊俏的脸上多了一丝柔美。但她喜欢的是个在我看来抽烟、打架的坏孩子,除了人帅点、会跳霹雳舞、会逗女孩子开心之外,简直一无是处。有一回,他为另一个女孩子跟人争风吃醋,被人追到学校教训了一番,我很生气圆圆姐怎么会喜欢这个用情不专的人?圆圆姐却淡定得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初中毕业,我考上了重点高中,圆圆姐去中专学财务。再之后,我随家人转学去了省会,与圆圆姐的交流便只通过纸笔来维系。从我高二到大学,再到来香港读硕士、博士,这一通信便是十几年。圆圆姐稳稳当当地从财校毕业,直接留在医院收费室做起了财务,顺理成章地早早结婚、生子。圆圆姐是一个办事极细致妥帖又周全的人,很快就当了收费室小主管,医院里的人都对圆圆姐的为人称赞有加。但她的丈夫却是个吊儿郎当的人,没听说有什么正经工作,只是会做饭。结婚四年、儿子刚两岁圆圆姐就离婚了,丈夫在外面有其他女人,圆圆姐要孩子不要房子。那几年圆圆姐过得清贫自足,她学会了织毛衣,并充满希望地在给我的信中说到:等我有了大房子,我要自己刷墙、自己设计,我要买一台电脑给你发email,彩电我不要,但我要买个浴缸来泡澡。儿子我不打算看得太重,但还是要好好培养他,让他七岁去学拉丁舞,还要学一门乐器……作为一个年轻漂亮的单亲妈妈,圆圆姐追求者众,当中难免也有心怀鬼胎的男人想在她身上占便宜。有一次,一个离婚女人为了自己前夫苦恋圆圆姐而心生不忿,带着个小混混跑到圆圆姐工作的地方找她晦气。圆圆姐的手被那小混混反剪着,那女的就冲上来撕打,圆圆姐的脸上和手上都被抓出了血,但圆圆姐也不是好欺负的,她一脚把那女人踢到地上:“手长脚长真好!” 圆圆姐在信中痛快地调侃着,我正看得惊心动魄,冷不丁又被她逗乐了。圆圆姐说,“那些坏心眼的人觉得我单亲妈妈弱女子就时不时来欺负我,我才不怕!”再后来,圆圆姐到底跟前夫复婚了。她开始学唱戏,学弹古筝,学素描,读诗,甚至用小楷抄起了佛经,她参加同学聚会但从不出声,完全不是我从前认识的那个叽叽喳喳又跳又闹的圆圆姐了。我以为她念了佛大概不像以前那么火爆脾气了,哪知当她听说我也在经历残酷的婚变,连父母的房产也被人霸占时,便马上发来一条义愤填膺的信息:要不要找人把他从你父母的房子里赶出去?!但她又知道我素来怕事,最后还是劝我:好合好散,开心舍财让他痛快!这大概也是她当年离婚时的“舍得”心态。十多年前看她写离婚生活的书信时,没想到十多年后的我也会经历这一切。生而为女人,圆圆姐从不像我这般优柔寡断,她的爱与恨都掷地有声。如今的圆圆姐变成了一个安静的文艺女,家庭工作都稳定,她不仅有了自己的大房子,还当起了别人的包租婆。但我说不上来她是幸福还是不幸福,她已不再是那个轮廓鲜明的圆圆姐了,我看着她,也照见了许许多多的平凡女子。
婚姻
相关推荐
img
| 北窗读记
王献之(三四四至三八六)四十三岁去世,有两次婚姻。 =====================$$$=========$$$=========$$$===================== 元配是小舅郗昙之女道茂,姑舅老表开亲。这门亲事,王羲之生前已向郗家提出,哪知...
热度 508
img
| 封面故事
60年代晚期,性解放在年轻一代中赢得了广泛支持,也对传统的两性道德、婚姻家庭观产生了巨大的冲击。晚婚、不婚成为潮流的同时,最显著的变化是家庭的解体: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美国离婚率与结婚率的年平均比值为1∶6...
热度 9091
评论 19
img
| 封面故事
在物质婚姻中的女性是相对被动的一方,有些女才子以她们的方式选择了与物质婚姻对立的阵营,她们有的人在生完孩子后就与丈夫分居,有些干脆拒绝婚姻。《西方婚姻史》发现,正是在这种爱情与婚姻的对立中,首先在女性...
热度 1194
评论 1
img
| 封面故事
维护幸福的婚姻,意味着在婚姻的初期阶段耐受幻觉的破灭,在婚姻的不同阶段有效地解决各种问题,显然需要多重能力文/陈芷妍配制篇 无论是绿茶+蜂蜜+柠檬,还是红茶+牛奶+珍珠,要制作一杯让人心满意足的夏日茶饮,...
热度 4579
评论 5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