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气征稿|秋天来了
文 · 吹水公子
秋天来了,有的人看到风吹麦浪,漫天金黄,空气里弥漫着醉人的芬芳,嗯,这是收获的季节,在这之前的播种耕耘,将会结果。有的人看到雨打黄叶,残花飘零,世界中充斥着无尽的凄凉,啊!这是绝望的时代,所有的一切,一切的种种,都了无生趣,灰飞烟灭。2003年春天,张国荣离世,当时我还在上初中,只知道是一个很优秀的明星去世了,去世的原因是因为一种叫做“抑郁症”的病,所以对于抑郁症的认知也就仅此而已。2016年秋天,乔任梁因抑郁症在上海家中去世,年仅28岁,我对于乔任梁并不了解,只是手机里有一首他的歌叫《钻石》,有一段时间设为起床闹钟铃声。乔任梁出事后,我从各类媒体的科普与网络对抑郁症有了一个更为全面的认识,知道了抑郁症不仅仅是心理疾病,还是生理疾病。2018年立秋,在知乎上看到卢凯彤堕楼身亡的消息,卢凯彤是我非常熟悉的一位歌手,不过仅仅是对于名字的熟悉,因为经常在香港电台与商业电台的歌曲榜单上看到她。我清晰的记得去年加了红心的她的一首歌,歌曲编曲迷幻,节奏动感,有一句歌词令我印象非常深刻——我 我很累。我重新找到了这首歌,歌名叫做《谁》。我从上初二那年便开始成为了宅男族,因为当时班上有一个男生非常调皮,一到课间就在教室闹翻天,从前门窜到后门,从窗口跳到走廊,非常令人讨厌。而当时的我,也是像他一样调皮的……我意识到这样调皮打闹会非常令人讨厌,所以我决定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要长大,我要成熟,我要做一名安安静静的美男子。自此,我不在教室里打闹了,静静的看《故事会》、《小小说》,听收音机。上高中后,一本《绝代双骄》开启了我的武侠小说时光,使我在宅男之路上越走越远……我妹妹非常担心我,说我性格内向,沉默寡言,怕我患上抑郁症,真是杞人忧天,虽然我宅,但是我乐观啊,我对生活有着无限的热爱,对人生有着积极的追求,我又怎么会得抑郁症呢?现在再仔细一想,抑郁症绝非善类,千万不要轻敌了。我自己已进入中年危机,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上的担子会越来越重,身体机能开始呈现反比变量,今天我还可以毫发无损,谈笑风生,明天呢?以后呢?有的人看到繁花似锦,但是,他知道,花无百日红,繁花会成落花,但是,他知道,落花的花蕊里有种子,种子会发芽,会再长出花,但是,他知道,花蕊种子可能会被鸟儿昆虫吃掉,不能再生根发芽,但是,他知道,一棵花上,又岂止一朵花。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