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气征稿|秋天是不被快乐的人谈论的
文 · 左的右的
幼时,秋天于我而言是漫长又悲伤的季节,我得看着上学路上的树每天都掉一些叶子,由着秋风把他们刮起来在空中无助的打着转儿,回家之后和妈妈争论着明天到底要不要穿秋裤的问题,时间寡淡的退了颜色,直到第一场大雪落下,才会在清晨出门时大声惊呼,好像生命又在严寒的冬天重新燃起了斗志,而那个不痛不痒的秋天,可算是过去了。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