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生而为女人,心有不甘
文 · 简单理想下
何谓不甘?努力了二十年,仍然不满意。家里有一个大我两岁的哥哥,从小不学无术,初衷毕业自我放弃,做了大货车的司机,考驾照的时候,教练都没教过他,看他轻车熟路的利用自己的身体扭动,就能完成练习很久才能完成的转弯的时候,教练说:行啊,小子,老手了啊。05年,农村的家里的孩子,没人在意什么规矩、教育、成长,有个能生存的手艺就行了,那时候,他给我爸打工,成为村儿里的“富二代”,而我,要不是出门被家里人带着,基本上认为我哥就是家里的独苗儿,偶尔跟我哥出门准会听到:诶呦,你还有一妹妹呢,没见过啊。我平凡的可怜,一是在外面上学,鬼使神差的上了重点,成绩平平,后来一落千丈,我们家里实行自由民主,实际上就是放养,好了坏了的没人管;二是我很自闭,不爱串门,挑剔串门的对象,要家里干净整洁的,要说话不粗鲁的,主要我也不想被别人挑剔。因为常常被我爸拿来跟我哥比,父亲常在外人面前说:我不指着她(本人我了),将来嫁出去的人,泼出去的水,帮不了家里什么,还得靠我儿子,我总得自己就是家里的一个外人,说的我眼泪汪汪的,我妈说,你给你闺女留点儿面子,他照说不误,振振有词,外人看不下去了,他也一贯到底。但我爸并不是完全偏爱我哥,在我眼里,在他的行为,他在履行他的赡养义务,爱是一回事儿,指望是一回事儿。但有一些问题上,他还是不会放过:晚上到同学家里玩儿,会说,你一个女孩儿,天天瞎跑什么?你能跟你哥比吗;有一次我哥他们一群人,被欺负了,几个家长聚集在一起,商量着对策,我就反映了有一个问题,这群人里,有一个哥哥弟弟的组合,我哥跟哥哥一班,我跟那个弟弟一个班,那时候,他们不学好,一起在家里看黄片儿,结果我在上学的路上,就要被那个弟弟羞辱,我又没看,还要被羞辱,我跟那个家里的大人理论,我爸张嘴就说:你添什么乱?那个家长回应了我爸,我爸就跟没听见一样,我哥干什么事儿,我爸都帮着出钱出力,最后擦屁股,而我,从小不被指望的,给我我想要的,就得了,我很让家里省心,什么事儿都靠自己,我只希望有一天能够把钱放在我爸面前,不就是钱吗?从小就把我这个女孩儿说的没良心,没有用处,我一直憋着这口气。后来,家里也一落千丈。我爸所有的厂子、网吧什么的,全倒闭了,我哥还是惹是生非,他善良,也没文化,被骗也是经常的事情,自然,也没什么能力解决自己的问题,就这样,我还是暗自去努力,希望能改善家里的情况。大学毕业后,我选择了北漂,没有去学校当老师,因为不想拿一个月1000快钱不到的工资去生活,那样,我什么时候能养家?这个养家,把我逼成了一个男人。不仅仅是争小时候的那口气,更是因为,家里,什么都拿不出来,他们老了,什么都没剩下,连他们指望的儿子也指望不上。然而自己的努力并没有被看上,当我爸需要钱的时候,我拿出自己的工资帮他,然后过年大家一起聊天,我爸说:你照顾好你自己就行了,也指望不上你什么?我当时震惊了,我不是才帮你还了钱吗?其实,我也能理解,因为我爸还有个姐姐,两个哥哥,整个大家庭,在爷爷奶奶需要照顾的时候,只有我们家能顾上,他觉得我大姑也拿不出什么钱,他理解一个大爷在市里,一个大爷穷,就是过不去我姑也有一大家子照顾,也出不上钱这关,所以他一直念叨: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女儿无用。这十几年我过的不甘,这份儿不甘里,还夹杂着对社会的不公允埋怨,因为生活时代和环境不同,我为什么要承受这种歧视,在农村和城市的夹缝中,过的辛苦,带着城市的自力更生面对农村愚钝的生养关系,这本该是最平常的人间父慈子孝的事态,却被拿来衡量一个女人生来有用无用,生而为女人,只是想简单的生活,贫穷富贵,生活得乐,不甘,因为不知道何去何从,我该破釜沉舟,放手不管,还是再努力一点,扛起更大责任,才能被自己的家认可?如今,苦涩前行,孤独而又无力。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