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气征稿|@秋
文 · 魏亚丽
@秋文:语末@秋风早晨,推窗,忽地一股凉气扑面而来,不由地感叹——秋来了!可不是嘛,昨晚的一场秋风就把秋送来了,没有任何的约定和消息。初秋的风,只一丝的凉,像刚生出小鸟的唧语,有一抹舒服,一抹凉爽。但,吹着,吹着,他就长大了些,他可以捡起路上的沙土了,他捡了抛,抛了捡,像一个顽皮的孩子。顽皮着,顽皮着,他又长大了,力气也更大了,他开始经常来玩,在夜里,在人们熟睡的时候,呜呜地。他想成就一番事业,想开拓自己的天地,想带着人们走向冬天。秋风,看似萧瑟,其实坚强,他是一个男子汉。@秋雨秋雨似秋风的妹妹,有着女孩子特有的柔美和恬静。她一遍又一遍冲刷着夏日留下的暑热,不厌烦不言累,直到把秋洗得明净。秋雨多思。她不似春雨的活泼调皮,不似夏雨的热情奔放,她有思想,有内涵,像一汪潭水。秋雨多诗意。自古以来多少文人墨客都拜在了她的石榴裙下,他们写秋雨,把心情寄托于秋雨,想在秋雨飘飞的时候,把心情也带走。秋雨意绵绵。绵绵的惆怅,绵绵的思念,绵绵到永远。秋雨是林妹妹,柔柔的,嘤嘤地。@秋实比起秋风的坚,秋雨的柔,秋实却是喜的。秋实收获的是喜悦,喜在耕种人的脸上,呵呵地;喜在粮仓里,满满的;喜在果树的枝头,累累的……看那玉米,像鞭炮一样挂在窗前,为收获祝贺。看那苹果,红红的脸,挂在枝头,像一盏盏小灯笼。看那梨,黄橙橙的,泛着金色。看那石榴,笑得裂开了嘴。看那葡萄,让狐狸流了口水。农人,弯了腰在田里忙碌,脸上的笑持久而踏实。文人多悲秋,但农人却不会悲,他们只会喜,是喜秋,喜不自禁的秋。@秋夜秋夜,我披了秋衫在平台上读秋,我没有开灯,因为不想让灯光打扰了秋夜的迷人,秋夜的深邃。夜空中的秋月,高悬而明亮,世界噪杂,她却安静;高楼上的星星点点,是霓虹灯,也是万家灯火,那是幸福的符号;高架桥上飞驰的汽车,一闪而过,有归心,似箭;楼前的大树,黑黢黢的,比白昼看着更厚实……最喜在秋夜的公园里行走,啾啾虫鸣,习习秋风,心也便是静的。散步的人很多,脚步忽远忽近,像琴者的手风琴,一开一合。公园门口阿夏家的店,又火了起来,烧烤配扎啤,灌下满腹豪爽。风,吹来,我闭上眼睛,享受着这份来自秋的浓浓美意,接收着这些来自秋的信息,多彩多姿,有滋有味。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